懒猫黑球

【毒蛇】 第十六章 改弦更张

一溪风月:

时光若缓.L.R.B.S:



    香烟的空盒被明台顺手牵羊,因为他无意中见那烟上还印有76号的章,香烟属于政府专卖,怎么76号可以营销呢?


 想起郭骑云曾跟自己提起,行动组负责“摆渡”的话,明台把香烟的批号悄悄揭下,眉头也随之皱了起来。


    把一切都看在眼里,明楼知道他需要时间好好消化这件事,窗外的天也隐约偷着亮,时间差不多了。


    “先去睡会儿吧,大姐晚上才回来,起来再收拾也还来得及。”


    正所谓一夜不睡十夜不醒,饶是明台年轻气盛也同样吃不消,完全没发现,明楼其实同他一样,折腾了一宿。


    书房原本只是给明楼工作用,连明镜也没料到,自从往里添了张床给他小憩,就再也没见他回房睡过。


    后来阿诚住进了明楼原本的卧室,为了避免他楼上楼下来回跑,自然而然的开始帮明楼打理每天要穿得衣服。


    算着时间下楼,客厅被整理的有模有样,见明台窝在沙发上睡得正香,阿诚便有意放轻了脚步。


    房里,明楼正对着镜子整理仪容,阿诚自觉帮他铺好床,注意到地上留下的水渍,心里一惊,俯身查看柜上的药瓶。


    “药放在这里不是给您当糖吃的。”


    昨天晚上才刚拆开的新药,转眼就少了大半瓶,这就算是吃了双倍的量,也不该这么快,无非是怕自己把药拿走。


    想到这一层,阿诚是又好气又好笑,但总不能当面戳破,只能提醒自己说,今后要对明楼更加注意。


    “你给我下药得时候就没把它当糖?”


    对阿诚三番两次给自己吃安眠药的事耿耿于怀,明楼难得露出孩子气的一面,看阿诚一时语塞,心情到好了不少。


    “发型怎么样?”


    “真像个汉奸。”


    抬眼看他油头粉脸的模样,阿诚收起药瓶,气鼓鼓的回答,明楼不置可否,这或许正是他所希望的样子。


    自从回国之后,除了这磨人的头痛越发严重,明楼明显感觉自己力不从心,只是阿诚不说,自己也有意不提。


    如今真要拼身手,别说阿诚,自己就连明台那小子估计都打不过,王天风要是知道,又该笑他是个养尊处优的大少爷了。


    那天三兄弟打羽毛球,两个小伙子从头到尾都面不改色,自己陪着明镜休息半天,却还是气息不顺。


    “技巧没什么长进,体力倒是增强了。”


    “哪是我体力好,是大哥您老了。”


    明台习惯性的拿明楼开着玩笑,话刚一出口,阿诚就知道坏了,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条件反射地看向明楼。


    谁知明楼却静静地没出声,垂下眼帘,嘴角微微一牵,似乎想笑,却没笑出来,反而轻轻叹了口气。


    阿诚跟了他近二十年,从未见过他这样的表情,竟似有些落寞的意味,心里不由得狠狠一疼。


    好在明楼今时今日,最紧要的是智慧而不是那几分蛮力,然而欣慰于他们成长的同时,他也愈发不安。


 吴淞口仓库,明台站在门口,他迟疑着进退,于曼丽却很紧张,她不知道明台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郭骑云和于曼丽竭力掩盖的事实,明台其实已经猜到了,一旦亲眼证实,那他的血就真的冷了。


 他甚至怀疑明楼是故意给他那盒香烟,好让自己不必再腆着脸,谈什么民族大义,讲什么英雄侠义。


    最终他还是没打开任何一个箱子,只是躲在一个小酒馆里喝的烂醉,完全没有注意到门外出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


 “怎么不进去?”


 “他心里很苦,需要适当的发泄。”


    明楼点头,他很欣赏程锦云,虽然她和明镜一样,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参加过党内活动。


    但至少她很聪明,她知道如何审时适度,更重要的是明台喜欢她,她也喜欢明台。


    “你看到了什么?”


    “我看见一个曾经热血的战士,因为指挥官的无能,而主动放弃阵地。”


    明楼一手撑着腰,看似潇洒的倚靠在车门上,程锦云就这么陪着他,又或者应该说,她是在陪着明台。


 “那就帮他换个天吧。”


    他就这么从容的站在那里,透过窗户看到两人紧握的十指,阿诚替他打开了车门,只是他们都没注意到,程锦云随他们远去目光。


 明台同样也没看到,有一辆福特汽车停在酒馆门前,就在他握住程锦云伸过来的手时,便缓缓隐入夜色中去。


    暗杀之后,整日要应付各种明里慰问,暗里试探,明楼是真的累了,他自觉的躺了下来,暗暗期望,等他醒来,天就亮了。


    可当他再次睁开眼睛,汽车还在行驶,天还是黑的,也许在他的世界里,天从来就没有亮过吧。


    “大哥,我们对明台,会不会太急于求成了?”


    “是有点急,王天风就要到上海了。”


    两句看似毫无关联的话却让阿诚噤了声,王天风的到来意味着“死棋”的启用,如果没有组织的救援,那明台必死无疑。


    但阿诚并不清楚其中联系,只是通过明楼最近越发繁重的工作,隐隐感觉到有些事即将发生。


    为了让明台先回家接受明镜暴风雨的洗礼,阿诚也不着急往回赶,陪着明楼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带着他在街上绕圈子。


    “阿诚,去买点核桃吧,我们最近都需要补补脑。”


    车子应声停下,阿诚穿过熙攘的人群,不消片刻就拿着满满一大袋回来,这个量就算明楼吃一个礼拜也吃不完。


    趁阿诚下车的空隙,明楼拿出藏在怀里的药,找不到水只好生咽,回神看着手里的十斤核桃,到底也没力气再说他什么。


    回到家已接近黄昏,明镜坐在客厅,家里气压很低,一触即发,明台满身酒气的跪在明镜面前,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


    “大姐,怎么了?”


    接过明楼的大衣,阿诚远远的站在一边,明镜在膝头将手指交合,视线从明台身上转到明楼的脸上。


    “明台被港大开除了,你这个做大哥的难道什么都不知道?”


    明楼的脸色变幻莫测,有惊讶,有愤怒,明镜直视着明楼的眼睛,她看不出这是他最真实的反应,还是伪装。


    接过明镜递来的那张通知书,皱着眉仔细的看了又看,突然重重的甩在明台身上,吓得他浑身一哆嗦。


    明镜从没见过这样的明楼,一脸震怒,但很快就冷静下来,让明镜怀疑刚刚的一切都只是幻觉。


    “大姐,您不要急,我现在就打电话过去问一下。”


    看明镜默认,明楼带着阿诚进了书房,还不忘关上门,房间里,并没有人打电话,他只是安静的坐在书桌前。


    现在的明楼就像一具空空的残骸,清冷的不带生气,但就是这样一个人,偏偏又有着让人畏惧的能力被和强加的责任。


    接近黄昏的风声过后,明楼示意可以去把明台带来,这本就是他伪造的通知书,也没有必要多此一举去核实。


    终于还是走到了这一步,未来的路还会越来越难,而他只是想把明台留在身边,这样至少自己能替明镜看护着他。


 “你知不知道,你大哥花了多少心思才让你进的港大啊?”


 明镜看到他自责的泪,也有些不忍,可若不是自己一贯宠他,怎么会让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


 明台心里越发难安,自愧自责,竟也一句不敢辩解,阿诚觉得自己是时候插话了,于是,他恭敬的走了过去。


    “大姐,大哥让明台去一趟书房,说有话要问。”


 “带他走,我现在不想看到他。”


 咬着嘴唇,低着头被带到明楼的书房,房门再次关上,明台偷眼看明楼,他脸上却从未有过其他情绪。


    “开始吧。”


    一把榔头塞到明台手里,阿诚利落的递了个核桃过去,昏暗的房间,明台看不清他的表情。


    核桃上被垫着薄布,有序的敲击倒真有些像是木板敲打在皮肉上的闷响,明台脸上不由滚烫。


    好在光线不足,也许明楼就是有意如此,谁也不会看见谁的囧态,所以谁也不需要费力伪装,除了他自己。


    他坐在书桌前,姿势始终不变,就着昏暗的台灯,喝着温热的咖啡,吃着明台敲出的核桃仁,很是享受。


    沉重的闷响一声接着一声,像是敲进了明台的心里,而明楼对此事的态度,要远比打他一顿都来的难受。


    或许是喝了酒的缘故,模糊轮廓线开抖动,显现出变化,极其细微的颤动,最终演变为清晰的动作。


    恍惚中,明楼合起书,并没有去看明台,甚至没有要和他说话的打算,就径直走了出去。


    在他离开后,明台呼吸声渐渐变沉,这些日子所受的委屈全都集中到了一起,瞬间突破了他最后的防线。


    收拾完剩下的核桃,阿诚重新回到明台身边,他有些羡慕明台,有的时候,他也想就这么痛痛快快的哭上一场。


    “好些了吗?”


    黑暗总是让人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却能慢慢平静下来,感觉到明台在点头,其中穿插着漫长的沉默,仿佛幕间休息。


    明台没有被带回他的房间,而是把他安置在明楼的床上休息,宣泄了这么久,心里轻松不少,整个人都有些晕晕乎乎的。


    “你今晚就睡这里。”


    “那大哥呢?”


    “看来打的还不够重,还有空担心大哥。”


    嘴上揶揄着明台,阿诚却始终保持温和的态度,也不知明台又嘟囔了一句什么,把头转向里面就不再说话了。


    全神贯注地守望,明台的呼吸间隔逐渐变长,最后,平和再次充满房间,确定明台情绪平稳后,便准备离去。


    “帮我谢谢大哥,还有对不起。”


    声音没有含混之处,明台像是完全清醒过来了,黑暗中,阿诚没有回应,因为有些话除了他自己,谁也没有资格代替。


评论

热度(143)

  1. 懒猫黑球一溪风月 转载了此文字
  2. clm猫猫咖啡苦涩不加糖 转载了此文字
  3. 咖啡苦涩不加糖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
  4. 羽落柠檬我是大哥的女人 转载了此文字
  5. 小缺angel曲终人不散 转载了此文字
  6. sunshine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7. 我是大哥的女人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8. sherryfly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9. 靳苓彦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10. 曲终人不散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11. 水竹吟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12. fa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13. 一溪风月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14. 心水太太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15. 心水太太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