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猫黑球

【毒蛇】第七章 疑虑顿生

一溪风月:

举世无双小蟒蛇:



时光若缓.L.R.B.S:



    按照惯例,除夕次日,明镜带明楼在小祠堂祭拜先人,行礼完毕,明镜看着明楼欲言又止。

  

  

    “大姐,有什么话您就说吧。”

  

  

    “是这样的,桂姨她说她想回来。”

  

  

    明镜脸上带着欣喜,明家的旧人本就不多了,在她看来若能够重新相聚,自然是好。

  

  

    “她和您一直有联系?”

  

  

    “也不是,就前两年才有的,她写信告诉我她的近况,说是回到老家之后被查出患有精神疾病,她还说非常对不起阿诚。”

  

  

    单纯如明镜,她内心过于善良缺乏心机,说起桂姨要回来,竟然半点他想都没有。

  

  

    “她有和你打听什么吗?”

  

  

    “没有,你怎么总觉得所有人都别有居心,就算你不喜欢桂姨,但不管怎么说那也是阿诚的生母,你不能这么自私。”

  

  

    本想让明楼去阿诚那里做做工作,哪知道就连明楼心里都有疑虑,明镜有些不悦,话也犀利了些。

  

  

    明楼自然懂得察言观色,看这件事明镜已经做了决定,说出来只是知会自己一声,便是笑笑不再表态。

  

  

    “到时候你去给阿诚说说,我怕他心里还有疙瘩,可是母子哪有隔夜仇啊,再说当年桂姨是病了,又不是故意的。”

  

  

    “大姐说的是。”

  

  

    这种时候多说无益,明楼向来不喜欢做无用功,索性顺着明镜的话接下去,也免得惹她不高兴。

  

  

    “你叫什么名字?”

  

  

    “阿诚,诚实的诚。”

  

  

    第一次见到阿诚时,他刚刚被桂姨领回来,穿的虽然不是名贵,但很干净,眼睛大大的是个漂亮的孩子。

  

  

    “阿诚,这是个好名字,有道是君子养心莫善于诚,致诚则无它事矣,唯仁之为守,唯义之为行。”

  

  

    “我听不懂,是什么意思啊?”

  

  

    那时桂姨还待阿诚很好,因为年纪太小,所以不放心把他留在家里,于是就算工作也会把他带在身边。

  

  

    “这说的是做人的道理,只要待人真诚,守住仁德,奉行道义,那便是君子。”

  

  

    阿诚托着小脑袋,依旧迷茫未解,明楼便笑着不再解释,轻轻揉了他的头发,安慰着他有些苦恼的样子。

  

  

    “你现在还小,不懂也没关系,如果你想学,我可以教你。”

  

  

    那时的明楼也还在上学,学校多次邀请他留校任教,可明楼还是都拒绝了,他想赶紧接手明家产业,放明镜自由。

  

  

    在阿诚的记忆里,第一次见到明楼就心生崇拜,所以即便后来逃跑也下意识的往明楼学校的方向跑。

  

  

    不幸的是,他当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幸运的是,明楼把晕倒在校门口的他带回了家。

  

  

    明楼平时很随和,从没发过脾气,但所有人都对他心存敬畏,而那天他像变了一个人,还当家做了回主,把桂姨赶了出去。

  

  

    “阿诚,我会送你去国外念书,将来等你长大了,你可以自己决定未来,我绝不干涉。”

  

  

    不安与恐惧占据了阿诚的心,他死死的抓着明楼的手不肯放开,明楼到底还是心疼了,最终把他留在了身边。

  

  

    阿诚有时也会想,如果当时明楼还是坚持将他送走,他这辈子也许会活的碌碌无为,但至少平安幸福。

  

  

    他不知道明楼有没有后悔将他留下,但他一直都很庆幸,庆幸能在明楼身边,庆幸能遇到这个,他看的比自己更重要的人。

  

  

   明楼从小祠堂出来,阿诚果然在门口等着,默契的把大衣递给他,笑容一如往常让人如沐春风。

  

  

    刚到76号,明楼就看到梁仲春一脸悲痛,告知了汪芙蕖的死讯,据说尸体是第二天才发现的,死在夜总会的包间。

  

  

    推断是妓女所为,因为发现的尸体赤裸着下身,死相极其羞耻,当然梁仲春不会把这些细节都说出来。

  

  

    赶到现场时,汪曼春手里握着枪,像疯了一样吼叫,觉得手腕被紧紧扼制住,汪曼春回头就对上明楼饱含情愫的眼睛。

  

  

    “师哥,我要他们全都陪葬!”

  

  

    明楼从她手上夺下枪,一把将她搂进怀里,没有什么安慰的话,因为在生死面前,任何语言都显得苍白无力。

  

  

    “先生,房间开好了。”

  

  

    汪芙蕖死的不明不白,汪曼春在这种时候肯定不愿意回家呆着,所以明楼来之前就吩咐阿诚去旁边找个宾馆。

  

  

    “梁处长,这里就拜托你了,这是在法租界,说话办事都小心一点。”

  

  

    梁仲春一直唯唯诺诺的站在旁边,听明楼转头和他说话,瞬间把腰板挺的笔直,做出一副时刻待命的模样。

  

  

    “这段时间,你要多辛苦些,你做了多少,我和周先生心里都有数。”

  

  

    “多谢明长官栽培!”

  

  

    阿诚带着汪曼春在车上等他,明楼客套话也说的差不多,转身准备离开,突然好像又想起什么,回过头时脸色稍稍缓和。

  

  

    “对了,梁处长,新年快乐。”

  

  

    “谢谢长官。”

  

  

    明楼善于把握人心,事实上他也做到了,梁处长并不容易被感动,但他确实被感动了,只是因为这句简单的祝福。

  

  

    送两人进了房间,阿诚就离开了,汪曼春一路抱着明楼不肯松开,嘴里念叨着什么,明楼也不愿仔细去听。

  

  

    没过一会儿,服务生就送了一瓶红酒过来,明楼替汪曼春和自己各倒上一杯。

  

  

    “明楼,我什么也没有了,只有你,你千万不能离开我。”

  

  

    汪曼春借酒消愁,她酒量很好,一瓶红酒按照从前来说是没问题的,可这次不知怎么了,喝了一杯眼前就有点模糊。

  

  

    “明楼,你爱过我吗?”

  

  

    “爱过,可惜有些事,你永远不会懂。”

  

  

    明楼不是没有想过劝汪曼春收手,可在亲眼看到她无情虐待,杀害一个普通百姓时,这些怜悯,歉疚也随之烟消云散。

  

  

    酒是阿诚让人送上来的,两个杯子被做了只有明楼能看懂的标记,而有标记的那一杯被下了药。

  

  

    “大哥,怎么样了?”

  

  

    “从现在开始,她除了相信我,已经别无选择。”

  

  

    多年来想象着自己将害死父母的凶手千刀万剐,到头来却是明台替他报了仇,而他和大姐也将永远失去明台。

  

  

    明台可能不再有回头的机会了,除非是死,否则明台必须在这条路一直上走下去,他将承受明楼曾经经历的一切或者更多。

  

  

    “让毒蝎保持静默,这次擅自行动已经违反了纪律,以后必须听从我的指示行动。”

  

  

    坐上车的明楼摘下眼镜,手按在了头上,用力咬着牙关,家里的阿司匹林被他吃完,这些天对药物已经到了滥用的地步。

  

  

    “阿诚,停车。”

  

  

    可能是疼的受不住,明楼用尽力气喊了一声,人却在停车的时候直直倒在了后座。

  

  

    昏迷中的明楼对疼痛似乎还有所感应,额头已经被他掐出了红印子,阿诚怎么也掰不开他的手。

  

  

    “大哥,你发烧了,我带你去医院找苏医生还是先回家?”

  

  

    “不要。”

  

  

    明楼说的咬牙切齿,阿诚这种时候自然不会听话,若说平时小病还能瞒着,但明楼本来头疾就很严重,这一发起烧来身体肯定吃不消。

  

  

    明镜本来还在生明楼的闷气,大过年的也不在家待着,非要去上班,好像这个世界缺了他不能工作一样。

  

  

    “没想到大哥这么早就回来啦。”

  

  

    “你慢点走,小心别摔了。”

  

  

    结果还没到下午,明楼的车就开回来了,明台高高兴兴的奔下楼来想去接,明镜跟在后面唠叨着。

  

  

    明楼在黑暗中还是感觉晕眩,费力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家,扶着床正想坐起来才看到一旁死死盯着自己的明镜。

  

  

    “你别动,发烧了自己知不知道,还有你是怎么吃的药,苏医生说你在这样下去会把胃吃坏的,头现在还痛不痛了,要不要喝点水,是不是饿啦,想不想吃点粥?”

  

  

    明镜望着明楼摇摇欲坠的身子,只觉得心如刀绞,哪里还顾得上责怪,赶紧给垫了两个枕头。

  

  

    “之前还好好的,怎么会突然病成这样?”

  

  

    发烧让明楼虚弱的说不出话来,耳边还总有鸣响,担心明镜从他的声音里听出痛苦之色,只好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阿诚呢?”

  

  

    “桂姨回来了。”

  

  

    明楼醒来后许久始终没有见到阿诚,随口这一问,明镜倒有些底气不足,她也实在没想到阿诚看到桂姨居然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大姐,我希望还是尊重阿诚的意见,您也不要去逼他,如果他不愿意,我们可以给桂姨一笔钱养老。”

  

  

    “我知道了,以后不跟着瞎掺和你们的事了,你也是,身体不舒服,就好好养着。”

  

  

    看明楼似乎是累了,明镜只得让他躺下来,明楼哪儿还睡得着,他心里有太多疑虑,不能对任何人说。

  

  

    还有桂姨,如果她离开倒也算了,如果她留下,自己该怎么查清她的身份,她要是真的有什么别的目的,那让阿诚情何以堪?



评论

热度(165)

  1. 懒猫黑球一溪风月 转载了此文字
  2. 惠心天天m 转载了此文字
  3. clm猫猫咖啡苦涩不加糖 转载了此文字
  4. 咖啡苦涩不加糖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
  5. 羽落柠檬我是大哥的女人 转载了此文字
  6. 小缺angel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7. jindong5678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8. sunshine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9. 我是大哥的女人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10. sherryfly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11. 一溪风月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
  12. Shosssha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