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猫黑球

【毒蛇】番外二十 殊途同归(完)

一溪风月:

举世无双小蟒蛇:



时光若缓.L.R.B.S:



    雨越下越大,丝毫没有给人喘息的机会,明楼眼前的世界逐渐成了黑白。
     
     汪曼春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明楼身后,她轻轻环住了他的腰,靠在他湿透的后背上。
     
     她就这么不顾风雨的抱着他,感受着他的悲伤,支撑着他最后的城墙。
     
     她安抚着明楼颤抖的身体,在他耳边说着这些年来对他有增无减的爱和思念。
     
     明楼似有所感,他转过身,艰难的举起手,抚上了汪曼春的脸。
     
     “我什么都没有了,事业毁了,家也成了这样。”
     
     “不,你还有我,我们两个是注定要永远在一起的。”
     
     汪曼春已经换好了衣服,她想像着明楼会与她互相拥抱,互诉衷肠。
     
     她给自己喷了香水,掩盖自己满身污血的味道,然后对着镜子看了又看。
     
     待到把自己收拾满意,她才走了出去,可是明楼似乎并没有和她一样的心情。
     
     明楼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酒,湿透的衣服还在滴着水,他却毫无所觉。
     
     明楼没有看她,汪曼春也不再有所顾忌,她坐到了明楼身边,抢过了他手里的酒。
     
     “师哥,你为什么要为一个不爱你的人,自己折磨自己?”
     
     明楼看向她,有些茫然无措,手不安的握在一起,像是在确认着什么。
     
     “明楼,你好好看着我,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才是最爱你的人。”
     
     汪曼春拉过了明楼的手,贴在她的心口,像是确认了他们是彼此唯一的存在。
     
     明楼缓缓靠近汪曼春,然后将唇贴上,郑重的模样就像许下了一个承诺。
     
     汪曼春的眼睛里含着泪,她感受到明楼冰凉的唇贴合上自己的唇。
     
     但她不知道明楼此刻的心情,也看不到他此刻的表情,只是深深沉醉在明楼那片刻的温柔里。
     
     明楼知道汪曼春对他的爱,清楚她未来的结局,虽然不曾后悔,但还是有些愧疚。
     
     也许自己在曾经的某个时刻,真的爱过她,明楼这么想着,手环抱住她的后背。
     
     汪曼春哭了,一直积蓄的眼泪零落而下,大颗的眼泪如雨落一般无声的滴在床单上。
     
     他们静静的呼吸,倾听着对方的心跳,汪曼春只希望时间能永远停在这一刻。
     
     她停止了哭泣,停止了思考,明楼温柔的动作,让她的心融化成了一汪春水。

  


    天亮时分,在明镜的身上没有看到丝毫彻夜未眠的疲惫,她眼睛清澈的发亮。

  

  

    “大姐,明台已经被安全转移,我会找个时间带您去见他。”

  

  

    阳光照进屋子,天上的云群已不知飘散向何处,没了任何遮挡。
     
     “但是您和大哥的对立关系,必须继续演下去。”
     
     明诚勉强抓住了明镜的视线,那近似墨色的黑色瞳孔有些闪烁。
     
     “他,还好吗?”
     
     “明台受了点皮外伤,已经接受治疗了,他年轻体质又好,您别太担心。”
     
     明镜知道明诚误解了她的意思,但她没有纠正这个话题,也没再继续问下去。
     
     因为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明台没事时,自己想到的却会是明楼。
     
     “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明镜的话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穿过了明诚,直直的向远处飘去。

  

  

    “大姐,您还在怪大哥吗?”
     
     明诚说这话,不像以往那般自然温和,而是带着些谨慎和小心。
     
     明镜只觉眼眶一热,手也不由自主的紧紧攥住了盖在身上的毯子。
     
     她很想问问明楼,他究竟把她置于何地,把明台置于何地,又把他自己置于何地。
     
     “他还在乎吗?”
     
     明诚听出了明镜的酸楚,听出了明镜的委屈,但他能怎么说。
     
     难道要让他告诉明镜,明楼原本打算拿自己替换明台。
     
     难道要让他告诉明镜,明楼为了走活这步死棋,几乎殚精竭虑,熬白了头。
     
     难道要让他告诉明镜,明楼抛下了满身才华,承受万夫所指,都只是为了国与家。
     
     “大姐,大哥有他的苦衷,求您别怪他。”
     
     明诚只能把一肚子的话咽回去,却把所有的恳求都加在了这几个字里。
     
     明镜不说话,她看向窗外的阳光,昨夜的风雨没有在这个世界留下痕迹。

  

  

    这是怎样的一个世界,现在还无法判别,可无论是怎样的世界,明楼都在这里。
     
     不管发生什么她都会选择留在这个有着明楼的世界,那么还有什么是不能去接纳的。
     
     明镜这么想着,她把手盖在明诚的手上,眼中含着温柔的光。
     
     “大姐知道,你们不容易,大姐只是希望,你们能够好好活着,幸福快乐。”
     
     明诚的脸朝向明镜,那笑容自然而温暖,直直射向她心底最深处。
     
     
     
     半年后,明台的伤已经痊愈,并申请加入共产党,同时按照眼镜蛇指示准备转移。
     
     汪曼春被迫入狱,可她怎么也没想到,害她的人会是那个她最爱的人。
     
     明楼却没有多少喜悦,虽然计划天衣无缝,甚至比预期的更加完美。
     
     但每当他想起这个计划,头总会隐隐作痛,让他无法继续思考。
     
     “大哥,汪曼春越狱了。”
     
     明诚把这个消息第一时间告诉给了明楼,明楼听完又是喜悦又是担忧。
     
     喜悦的是汪曼春不用因自己而死,担忧的是她会不会破釜沉舟,伤害自己的家人。
     
     可没等他再想下去,桌上的电话铃声大作,他只觉心下一沉。
     
     “明楼,明镜在我手上,如果不想为她收尸,今晚十点,面粉加工厂见。”
     
     明诚也被这个突兀的电话吓了一跳,又看见明楼渐渐沉下的脸色,便猜到几分。
     
     “记住,你只能一个人来。”
     
     汪曼春说完便挂断了电话,明楼拿着话筒半响没动,他正在飞速的思考着。
     
     明诚见明楼的神色就知道一定是大姐出事了,但他更担心明楼会怎么做。
     
     “大哥,你先冷静下来,我们会想到办法的。”

  

  

    明楼挂上了电话,苦笑摇头,这是他欠汪曼春的,就算不是因为明镜,他也逃不了。
     
     “阿诚,我一个人去,如果我有什么意外,你记住,不能让汪曼春活着离开。”
     
     明诚不敢去想自己听到了什么,就光听到意外这两个字,他就下意识的摇头。
     
     明诚想告诉明楼,如果他发生意外,那自己也绝不会独活。
     
     可他还没来得及说出来,就被明楼接下去的话打断了。
     
     “还有,帮我照顾好明台。”
     
     明楼仿佛洞悉了他所有的想法,也打消了明诚可能的幻想。
     
     
     
     面粉加工厂里,明镜被汪曼春捆绑了身体,塞上了嘴,却没有丝毫惧色。
     
     明楼如约而至,他向着汪曼春的方向仰视着,她依旧把自己打扮的很漂亮。
     
     “汪曼春,放了我大姐,我和你走。”
     
     明楼在赌,赌汪曼春对他的感情,赌汪曼春对爱的执着。
     
     “明楼,你说的话我还能信吗?”
     
     汪曼春不屑的笑了,但她的目光却始终望着明楼,几乎完全忘了明镜的存在。
     
     “当然,事实上我也没骗过你。”
     
     一声枪响,明镜瞬间瞪大眼睛,就看见明楼肩膀已经被子弹打穿。
     
     “明长官,清醒些了吗?”

  

  

    相同的话,同样的口气,不同的是,一个是他的大姐,一个是最爱他的女人。
     
     明楼吃痛闷哼,却依旧不回避汪曼春的目光,他任由血往外流。
     
     明镜却是又惊又痛,拼命挣扎,虽然被堵上嘴,但还是能够从她的眼神中读出讯息。
     
     她在让明楼不要管她,她在命令明楼赶紧走,她在求明楼不要做傻事。
     
     “你究竟是什么人?”
     
     明楼笑了,已经有太多人问过他这个问题,可事实不就摆在眼前吗?
     
     “中国人。”
     
     明镜的泪瞬间流了下来,她想起自己当初这么问明楼,他也是这么自豪的回答。
     
     只可惜当时她过于先入为主,没有去细想,如今又听到这样的对话,却更觉伤怀。
     
     “中统,军统,还是共产党?”

  

  

    “抗日者。”
     
     汪曼春却显然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何况她手里有着明镜这个筹码。

  

  

    “明楼,你终于还是承认了。”
     
     然而还没等明楼回答,明台就闯了进来,也不知他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
     
     “谁让你来的?”
     
     这次不止明镜又怒又怕,就连原本还镇定自若的明楼也有些急切。
     
     明台的出现不仅打乱了明楼的计划,也打乱了汪曼春的节奏。
     
     “我为什么不能来,这也是我大姐。”
     
     明台大步向明楼走去,他的眼睛却做了一个小动作,瞥向明楼的口袋。
     
     明楼知道,明台是让他找机会拔枪,于是他也几不可见的点了点头。
     
     可还没等下一个动作,明台却是一拳打向他的脸,明楼只觉得耳边一阵轰鸣。
     
     明台一边质问着明楼,一边又重重的补了两拳,两个人的口锋相对,互不想让。
     
     手枪同时掏出直指对方,杀意顿起,空旷的工厂顿时被他们的声音填满。

  

  

    明镜没有预料到这样的转变,她浑身颤抖,心里不断呐喊着,想让明台住手。
     
     连汪曼春也愣住了,在她看到明台的枪指向明楼的时候,她下意识的往前走了一步。
     
     “都给我闭嘴!”
     
     汪曼春话音未落,两把枪同时改变方向,两人动作一致,就连发枪速度也几乎一致。
     
     汪曼春身中数枪,她的眼睛至死都看着明楼,却不是恨,而是失望与不甘。
     
     明台飞也似的冲上了楼,他满脑子都是明镜,汪曼春的死对他来说并没有太多感慨。
     
     明诚听到枪声也冲了进来,但他第一眼却是看向明楼,确定他没事之后,才上了楼。
     
     明楼举枪的手放了下来,他和明台同时开枪,明台枪枪对准要害,而他枪枪打偏。
     
     是因为他受伤了,还是因为他心软了,或者说他从没想过要杀她。
     
     当明楼看到汪曼春从楼上摔下,躺在他面前时,他脑中突然一片空白。
     
     “明楼,你爱过我吗?”
     
     “爱过。”
     
     那天,在大雨里,明楼这样回答着,他如今也是这么想的,他是真的爱过吧。
     
     明镜刚被明台松开了嘴,就催促着他离开,明台见明诚和明楼都在,也不再坚持。
     
     明诚扶着明镜下楼时,明楼目光依旧一转不转的看着躺在地上的汪曼春。
     
     明镜怎么会不懂明楼此刻的心情,她小心避开了明楼的伤口,用力握住他的手臂。
     
     “明楼,我们回家。”
     
     明楼看向明镜,眼中却没了往日的神采,就好像是失去了灵魂一般。
     
     这下就连明诚也看出了明楼的不对劲,但他什么也没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明楼手臂的血沿着指尖落下,就像是有意识一般,融入了汪曼春的血里。

  

  

    明镜只觉心中大痛,却也不敢耽误,和明诚一左一右搀着明楼就往外走。

  

  

    十天后,明公馆。

  

  

    “大哥,你只是被普通的手枪打中,怎么过了这么久都还不见好。”

  

  

    这是明台准备转移前偷偷回家,想和明楼告个别,此时的他已经知道了明楼的身份。

  

  

    虽然一开始有些无法接受,但细细想来又在情理之中,他们一家人最终是殊途同归。

  

  

    但那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此时此刻,他们是兄弟,是家人。

  

  

    “是大哥老了。”

  

  

    明楼有些自嘲的笑笑,却让站在一边的明诚心里发酸。

  

  

    那天回来,明楼都没能支撑到书房,就当着明镜的面昏了过去。

  

  

    然后就是持续的高烧不退,伤口不断渗血无法愈合,人也丝毫没有要转醒的意思。

  

  

    好在这次明镜十分冷静,她日夜不间断的为明楼擦身降温,消毒伤口,跟换绷带。

  

  

    苏医生说明楼是受了很大的刺激,明镜就陪在明楼身边,不停的与他说话。

  

  

    明诚不知道明镜都说了什么,反正在第三天晚上,明楼终于有了好转的迹象。

  

  

    “大哥才不老呢,大哥现在可是一支花的年纪。”

  

  

    明台假装听不懂明楼的话,依旧插科打诨开着明楼的玩笑。

  

  

    病中的明楼没了往日的神气,头发也不再像平日里那样纹丝不乱。

  

  

    长长的刘海遮住了眼睛,白发也无法躲藏的暴露出来,就连声音也有些发虚。

  

  

    明台心里难过,但他不喜欢把自己的难过表现在脸上,他只希望自己能让明楼开心。

  

  

    “明台,去了那里好好照顾自己。”

  

  

    “大哥,你现在首要任务是好好养病,别再担心这个担心那个的,不然大姐回来又要说你了!”

  

  

    明台毫不留情的打断明楼的话,若是以往他肯定不敢,可自从看到这样脆弱的明楼。

  

  

    明台就开始反复告诉自己,自己已经长大了,不该再让明楼为他操心了。

  

  

    “说我什么呢,你们又背着我做什么了?”

  

  

    说来也巧,明台话音刚落,明镜正好走了进来,一边说一边伸手探了探明楼的头。

  

  

    “大姐,他们在开玩笑呢。”

  

  

    明镜完全不理会明楼的安慰,这些天来的担惊受怕已经让她不敢再想。

  

  

    她摩擦着双手,感觉热些了才又按上明楼的额头,替他按摩穴位。

  

  

    在明楼身边的时间长了,明镜这才发现他几乎每天都头疼,几乎夜夜被噩梦惊醒。

  

  

    苏医生说那是用脑过度,于是明镜不仅把明楼的阿司匹林全部没收,还特意去学了中医的按摩手法。

  

  

    “他们和你开玩笑,我可不和你开玩笑,你要是再敢胡思乱想,信不信我家法伺候。”

  

  

    明楼无奈的听着明镜半是威胁半是心疼的话,只得连连点头。

  

  

    阳光照在庭院的草坪上,因为天气好,明楼被允许出来坐坐,但也只是被毛毯包裹在躺椅上。

  

  

    所有人围坐在一起,明楼能感觉到他们常常停留在自己身上的目光。

  

  

    “你看你年纪轻轻就落下一身疤,将来锦云都不愿意和你过。”

  

  

    “大姐,锦云收了我们明家的聘礼,就是我媳妇,她将来还要给我生孩子呢。”

  

  

    “真是不害臊。”

  

  

    明镜被明台的话逗得开心,嘴上虽然免不了嗔怪着,但语气却满是溺爱。

  

  

    “我只是说话坦诚而已,阿诚哥,你说是不是啊?”

  

  

    “你可别害我,你娶妻生子过逍遥日子去了,我可还要留在家里呢。”

  

  

    明诚也难得开起了玩笑,明楼则静静坐在一边,笑看着这幅其乐融融的景象。

  

  

    “阿诚,说到这里,你也该结婚了,有喜欢的吗?”

  

  

    “大姐。”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明楼感觉他们交谈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小。

  

  

    也许是因为病刚有好转,身体还没恢复,或是阳光过于温暖,明楼渐渐有了睡意。

  

  

    “大哥,安心睡吧,我们都在这里。”

  

  

    明诚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就如同以往那许许多多被噩梦缠绕的日子一样。

  

  

    只是这一次,他说的不是我,而是我们,明楼嘴角浮起了笑容。

  

  

    恍惚中明楼听见有人在对自己说话,声音既熟悉又让人安心,只是他想不起来是谁。

  

  

    “明楼,活下去,帮我看看这个世界。”

  

  

    “好。”



评论

热度(147)

  1. 懒猫黑球一溪风月 转载了此文字
  2. clm猫猫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
  3. 一溪风月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
  4. 花开在零下21度可可面 转载了此文字
  5. 曲终人不散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
  6. 温柔的过去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