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猫黑球

【毒蛇】番外十一 落子无悔

一溪风月:

举世无双小蟒蛇:



时光若缓.L.R.B.S:



    明楼回房给汪曼春打完了慰问电话,便陷入了思考,头却疼的更加厉害了。

  

  

    明楼只觉心跳加快,他用力按住心脏,眼前却一阵一阵发黑。

  

  

    明楼有些后悔,像自己这种人,又怎么有资格站在烟花下享受节日的气氛呢。

  

  

    突然而来的阵痛引起他的抽搐,眼看就要从椅子上一头栽下去,就觉有一双手有力的扶住了他。

  

  

    “大哥,你怎么了!”

  

  

    明诚往年在除夕夜,是要陪着明楼守岁的,但这次他担心明楼的身体,想劝他早点休息。

  

  

    结果刚打开门,就见明楼堪堪挂在椅子上,眼看就要摔了下去。

  

  

    明楼想对他笑,想说,原来今晚又是你陪我守岁,可他怎么也没能笑出来。

  

  

    明镜从厨房拿出一盘水果,准备给明台送去。

  

  

    就看到明楼书房的门虚掩着,隐约透着灯光,想起明楼之前的脸色,没来由的有些不安。

  

  

    明诚把明楼扶到了床上,这才想起刚刚一慌,没来得及关门,一回头就见明镜已经走了进来。

  

  

    “大姐。”

  

  

    刚被明楼吓了一身汗,现在又看到明镜走了过来,任是平时灵活的明诚,现在也有点不知所措。

  

  

    明镜不知为什么,总觉得要看到明楼才能放心。

  

  

    看到之后,明镜终于明白自己的不安是从哪里来的。

  

  

    “明楼!”

  

  

    明楼的手毫无分寸的在额头上胡乱按着,身子蜷缩成一团,颤抖着,喘息着。

  

  

    明镜完全懵了,她慌忙上前扶住明楼,转眼又看向明诚,像是等着他解释。

  

  

    “阿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还有多少事瞒着我?”

  

  

    “大哥怕您担心,说是没那么严重。”

  

  

    “这都不严重,那要怎么样才算严重?”

  

  

    明镜这下真的怒了,腾的站起来,这么多年来的沉稳,被明楼这一病,彻底击碎。

  

  

    明楼似也有所感应,混沌中拉回了几分清醒,他努力的扶着床想坐起来。

  

  

    “大姐,我没事,只是头疼。”

  

  

    明诚站在一边也不说话,心里却是一阵难过,替明楼难过,替明镜难过。

  

  

    明镜望着明楼的痛苦辗转,只觉得心如刀绞,此时的明镜面容憔悴,完全没有了平时大家长的风采。

  

  

    “怎么会痛成这样,你快说啊!”

  

  

    “大哥是神经性头疼,这次应该是被炮竹的响声刺激到了,才会发作的这么厉害。”

  

  

    “阿诚。”

  

  

    明楼耳边除了嗡嗡的鸣响,什么也听不见,他用尽最后的力气示意明诚让明镜离开,便昏睡了过去。

  

  

    明诚知道明楼是旧病复发,他已经给明楼喂了药,现在只能等待药效发挥。

  

  

    明镜虽然也常听明楼说他头疼,却是第一次看到他发作的这么厉害,竟是这般让人心惊。

  

  

    “大姐,您别担心,让大哥睡一觉就好。”

  

  

    书房里的声音很快把明台给吵了下来,他探头探脑的把头伸了进来。

  

  

    “大姐,阿诚哥,大哥怎么了?”

  

  

    也不等他们回答,就已经跑到了床边,只见明镜泣不成声,明诚也是一脸担忧。

  

  

    再看向明楼,此时安详的躺在床上,若不是紧皱着眉头,就和睡着了没什么两样。

  

  

    “大哥病了?”

  

  

    明镜稍稍整理了情绪,明台却是被明镜的眼泪弄得心慌,以为明楼得了什么重病。

  

  

    “大哥,求求你别丢下我!”

  

  

    明台一下子扑到明楼身上,抓住明楼的手就是一阵哭嚎,他本就纯粹的性子,这下更是收不住眼泪。

  

  

    且不说明镜和明诚没反应过来,就说明台那一嗓子,差点把明楼给喊醒了。

  

  

    “这么大声做什么,你大哥都要被你吵醒了。”

  

  

    明镜赶紧捂住明台的嘴,低声喝斥,再看看明楼,并没有要醒过来的样子。

  

  

    “阿诚,你和明台都去休息吧,今晚我来照顾明楼。”

  

  

    明镜松开了明台,又把他从明楼的床上拉起来,然后对着明诚轻声嘱咐着。

  

  

    “大姐,还是您和明台去休息吧,大哥在法国得时候也都是我照顾的,您放心吧。”

  

  

    明镜听到明诚这样说,心下更难过,她发现自己错了,也许一直以来她都错了。

  

  

   明镜一直以为,幸福就是远离战争,能好好生活,教书育人,有一个完整的家。

  

  

    然而在明镜把他推出家门的那一刻,明楼就已经变得一无所有,他失去了家,失去了亲人。

  

  

    明楼失去的同时,又何尝不是明镜的失去,只是明镜却把这些失去错看成了爱的代价。

  

  

    明台扶着明镜出了书房,顺手关上了门,他毕竟是王天风的学生,这点应变能力还是有的。

  

  

    若非这次是明楼,否则无论怎么样,明台也不至于这么失控。

  

  

    也难怪王天风一直说,不管多理智的人,一旦遇到家人出事,再小的事也成了大事。

  

  

    明台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明楼,在明台的记忆里,明楼一直是完美强势的存在。

  

  

    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会把明楼和王天风归为一类人,他们都是能在天塌下来得时候,撑开天地的人。

  

  

    明台心烦意乱的回到房里,他往常总是觉得明楼事事管着自己,总爱和他抬杠。

  

  

    可这不正因为是亲人吗,所以才那么不管不顾的为所欲为,现在却又无法说服自己不去为他担心。

  

  

    明台有些责怪自己,之前就感觉到明楼的强撑,自己还那么去闹他,烦他。

  

  

    明台余光看到书桌上的小盒子,那是明楼送他的新年礼物,他有些颤抖的拿了起来。

  

  

    里面躺着一条皮带,明台不用细看也知道,这一定是世上最好的。

  

  

    明台也记不起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明楼每逢过年,就会给他送一条皮带。

  

  

    “怎么又是皮带啊,我现在皮带都比裤子多了。”

  

  

    “这可是巴黎最新款式。”

  

  

    “明明就是大哥想拿皮带栓住我。”

  

  

    “没错,我就是要替大姐牢牢的看着你。”

  

  

    明台总是对明楼的这个礼物颇有抱怨,但每次听到明楼霸道的回答,心里总觉得甜甜的,脸上也不由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皮带——将安全牢牢拴住。

  

  

    “大哥,你永远是我的大哥,在哪里都是。”

  

  

    明台来来回回摩擦着皮带,长长的睫毛上挂着泪珠,嘴角的笑容却是异常温暖。

  

  

    书房静了下来,明楼平躺在床上没有任何动作,明诚确定门外没人,才又走回床边。

  

  

    “大哥,他们走了。”

  

  

    明诚知道明楼并没有睡着,他只是不愿意让任何人看到他的脆弱。

  

  

    “头还疼吗?”

  

  

    明楼睁开眼睛,没有丝毫痛苦的痕迹,反而异常清亮决绝。

  

  

    “明台回来,是死间计划的开始。”

  

  

    此时的明诚对这个计划并不了解,只是他从明楼的表情不难看出计划的危险。

  

  

    “大哥,您别把自己逼的太紧,明台现在在我们身边,我们大可把他藏起来。”

  

  

    明楼摇头苦笑,手又按上了额头,声音低沉的宛如长长叹息。

  

  

    “棋局打开,落子无悔。”

  

  

    “大哥。”

  

  

    明诚不忍,他已经是第二次看到这样的明楼,上一次还是在得知王天风私自带走明台得时候。

  

  

    明诚很想替明楼分忧,就像那时私自派人,想把明台救回来一样。

  

  

    只要能帮的上明楼,明诚可以不惜任何代价,包括他的性命。

  

  

    “阿诚,我们谁也代替不了他。”

  

  

    明楼的话打断了明诚所有不切实的念想,却又更像是对他自己的警告。

  

  

   一切已成定局,任谁也无法挽回。



评论

热度(79)

  1. 懒猫黑球一溪风月 转载了此文字
  2. clm猫猫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
  3. 一溪风月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
  4. 曲终人不散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
  5. 温柔的过去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6. 举世无双小蟒蛇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7. 『May』Be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8. 可可面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9. 非卖品%只管拖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