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猫黑球

【毒蛇】番外六 朋友对手

一溪风月:

举世无双小蟒蛇:



时光若缓.L.R.B.S:



    明诚在书房取出明楼昨晚换下的衣服,衬衣上的一道血痕却刺伤了他的眼睛。
     
     明诚的手有些颤抖,是一个特工的手,不该有的颤抖,但那并不是恐惧,而是愤怒。
     
     明诚终于能体会到明镜这些年来的感觉,原来被最在乎的人欺骗、隐瞒,是这么让人无法忍受的事。
     
     走出书房,明诚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明楼和明镜似乎正谈的很愉快,明诚也不打扰他们,便走了出去。
     
     明公馆门口,花园草坪上没有鲜花,明诚有些悲哀的想,也许自己对大哥来说也是,可有可无吧。
     
     明楼迎着朝阳走了出来,他心情很好,脚步也比起往常轻快了些,那副金丝边框眼镜也因为明镜不喜欢,于是就放起来了。
     
     “大哥。”
     
     明诚勉强挤出一个笑,也许这样也好,只要能常常呆在他身边,偶尔被器重,那样就很好。
     
     明楼看着明诚的眼睛,微微一愣,但上车的动作没有丝毫停滞,脑子里急速的思考着,什么事能让明诚的情绪变化如此之大。
     
     明楼是智者,这完全没有错,但此时的他却偏偏把自己骂了许多遍。
     
     明诚一直都习惯着帮他整理书房,可昨天的衬衣明楼却忘了要处理掉,明楼知道明诚一定是多想了。

  

  

    
     车上很平静,但敏感的人都能感受到那压迫的围绕,明诚谈着工作,然后沉默。
     
     明楼并不准备先说起这件事,他想等明诚自己问出来,就像一个普通的弟弟关心一个普通的哥哥。
     
     明楼知道,明诚总是对他自己的身份没有信心,虽然嘴上叫着大哥,心里却不敢把明楼真的当做哥哥。
     
     车里沉默了很久,眼看就要到新政府的大门口,明楼深深的注视着明诚的后背,他在期待着,就像明镜对他的期待一样。
     
    “大哥,以后不管什么事,都别瞒着我。”

  

  

    明楼听到明诚怯怯的声音传了过来,他笑了,他感觉今天的笑容似乎太多了。

  

  

    明诚用余光看在眼里,看到明楼点头,明楼的嘴角又有了弯度,那是一种期待已久的笑容,了然的笑容。
     
     明诚是聪明的,他读懂了明楼的笑容,明诚只觉得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甜,这就是家人吧,这才是家人吧。

  

  

    车已经稳稳当当的停了下来,如果说明楼刚刚身处天堂,那他现在就是通往地狱,好在他不是鬼,而是钟馗。
     
     
     
     新政府办公室,人进人出,要说最大的办公室,那就属明楼的这间,要说最忙碌的办公室,那也非他莫属。
     
     明楼在法国虽然也忙着教课,忙着应付各类人,但绝不似现在这般充满无声的硝烟。
     
     明楼只觉得自己的耳朵片刻不得安宁,自己的嘴循环播放着之前的内容,自己的脸片刻不敢放松表情。
     
     明诚敲门走了进来,手上端着一杯咖啡,一份点心,他总是能在最适当得时候做最适当的事。
     
     “大哥,休息一会儿吧。”
     
     “你今天过的怎么样?”
     
     明诚是作为明楼的私人秘书,并没有什么切实的身份,但也切实的代表着明楼,这是明楼对他的保护和伪装。
     
     “秘书处的人员资料我都看过了,有两个很有问题,不过现在还无法确定他们为谁办事。”
     
     明诚从来不会在任何地方说出任何人的名字,这是跟在明楼身边养成的习惯。
     
     “想要鱼浮出水面,必要的时候可以撒些鱼饵。”
     
     明楼一向赞赏明诚的工作能力,也一直相信明诚的判断,如果让明诚独立,完全能比现在更优秀。
     
     但明楼从来没想过让明诚从事任何间谍活动,直到现在他也只让明诚加入了共产党,成为他的单线联络员。
     
     自此之后,除了让明诚知道自己的多重身份,就再也没有把他放到明面上过。
     
     “大姐去香港的事都安排好了。”
     
     “他回不了头了。”
     
     明楼喜欢点到为止,明诚也是如此,他们之间的对话也总能简洁明了。

  

  

    
     明诚离开了房间,他觉得应该给明楼一些安静的空间,这是他们长期以来养成的默契。
     
     明楼端起了咖啡,大口的喝着,他想起了明台,想起了王天风,想起了明镜。

  

  

    当初明楼返沪,王天风同一时间撤离,但他完全没想到,王天风所谓的最完美的接替者会是明台。
     
     王天风坐上了与明台同一班的飞机,带走了他,若不是明诚发觉不对劲,王天风恐怕到现在也不敢把这件事告诉他。
     
     明楼又想起他们在法国离别时的对话,王天风是事先就这么打算的,所以才会和自己说那些。
     
     明楼想起了明镜,他自己被动的把明台带进了棋局,却不知道该怎么和明镜交代,更不知道该怎么和明台过世的母亲交代。
     
     王天风之后给明楼发过电报,也不知是想安抚明楼还是给明楼一个不再内疚的借口。
     
     “如果我发现明台有任何不合适,或者不愿意,我就把他完完整整的还给你。”
     
     然而明诚当初不经同意,私自派人去营救明台,最后只带回了在明台手下的鼻青脸肿,明楼就已经看到了结果。
     
     明楼看着空了的咖啡杯,他很想发泄一下,很想揪着王天风的衣领冲他喷口水,很想就这么卸掉一身的负累站在阳光下。
     
     事实上,明楼什么也没有做,他沉稳安静的坐在办公桌前,干巴巴的咀嚼着明诚之前送来的甜点。
     
     明楼只觉得口很干,但他还是拼命的吞咽着,他想把自己的愤怒和眼泪统统咽下去。
     
     “明长官,该开会了。”
     
     明楼是成功的,在这个秘书开门的时候,他已经吃完所有的东西,并且看上去很惬意的靠在椅背上享受着下午的阳光。

  

  

    
     明楼知道,自己特务课副课长的身份是该让汪曼春知道了,他也准备好了如何去演这场戏。

  

  

    明楼很忙碌,他接手了上一任留下来的烂摊子,但他知道,有人比他更心急。
     
     汪曼春自从进到办公室,目光就完全没有离开过明楼,她看着明楼的滔滔不绝,游刃有余,一种被深深欺骗的感觉钻了出来。
     
     明楼打着官腔,刚柔并济的一套话说的梁仲春战战兢兢,然后他的目光转向汪曼春,眼睛里没有丝毫其他的感情。
     
     汪曼春只觉得委屈,如果不是这里有其他人,她可能真的会扑倒在明楼怀里,打他,问他,然后尽情的用眼泪抒发自己的委屈。
     
     明楼的每一句话都不留余地,毫不留私,他用长官的身份责怪着汪曼春的工作业绩。

  

  

    “曼春,你要记住,再强的巾帼英雄于乱世中始终都是依附强权的一翼而已,而新政府的羽翼将慢慢丰满。”

  

  

    “所以,懂得收翼放翼,甚至剪翼,才是跻身为一翼的首选。我就是在替你剪翼,当面泼冷水的人,才是亲人。你,明白我待你的心吗?”

  

  

    明楼总可以把最不讲理的话瞬间化为一段掏心掏肺的肺腑良言,他深情的看着汪曼春,同时看到了汪曼春回应他的泪光。

  

  

    汪曼春忽然又有一种很踏实的感觉,毕竟明楼说出了“亲人”这两个关键字,她想,明楼还是爱着她的。
     
     汪曼春像恋爱中的女人一样幸福的笑着,她看向明楼,明楼却望着更遥远的地方,这让她忽然清醒,且自惭形秽。

  

  

    梁仲春实实在在佩服眼前这个男人,只是几句话就收服了汪曼春,而他那一双深瞳依然深似海洋,不可捉摸。
     
     明楼自然不会在意这场对话会有什么附加效果,至少他想达到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其他的他并不在乎。
     
     明诚敲门,敲门声一如往常的不急不缓,然后就见门被打开了,明诚恰到好处的笑容,将两个人带出了房间。

  

  

    
     “我替您预约了苏大夫,我怕大姐担心,所以,没叫他上公馆,回家之前,替您简单处理一下,您得上点药,好消炎。”
     
     明诚并没有把大衣递给明楼,而是打开大衣等明楼的手伸进去,也免得在扯到伤口。
     
     明楼也不扭捏,很自然的穿上了衣服,他想着明镜会等他们吃饭,要早点回去。
     
     苏大夫的诊所是明楼小时候常去的地方,长大后除了那次小祠堂的事,就再也没来过了。
     
     苏大夫还是穿着那件白大褂,脖子上挂着听诊器,一副黑框眼镜戴在鼻梁上,脸上的笑容总让明楼感到没来由的自责。
     
     “明大少爷。”
     
     “麻烦苏大夫了。”
     
     苏大夫和明楼的父母本是至交,明楼也把他看做长辈般尊敬,明诚也许就是知道这一点,才总让苏大夫替他看诊。
     
     苏大夫手法熟练,他其实在接到明诚的电话之前就接到了明镜的电话,说是让他晚上去家里给明楼看看伤。
     
     结果刚收拾好东西准备赶往明公馆,就接到了明诚的电话,就好像完全不知道明镜已经打过电话一般。
     
     让苏大夫对这家人的行为处事感到很奇怪,不过好在他也不是喜欢八卦的人,再说最后总算也是殊途同归。
     
     “每天来我这里换药,虽然是皮外伤,但也不能掉以轻心。”
     
     “不麻烦苏大夫了,把药给阿诚就好。”
     
     苏大夫看了看明楼略显疲倦的样子,也觉得每天让他往自己这里走一趟也挺累的。
     
     “也好,那三周后记得过来复诊。”
     
     “好。”
     
     明楼想也不想的就答应了,苏大夫却知道明楼到时候一定不会这么听话,不过自己只是他的医生,也实在不好多说什么。
     
     于是苏大夫又对明诚重新把注意事项嘱咐了一遍,这才放心让他们回去。   



评论

热度(63)

  1. 懒猫黑球一溪风月 转载了此文字
  2. clm猫猫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
  3. 一溪风月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
  4. 曲终人不散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
  5. 温柔的过去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6. 举世无双小蟒蛇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7. 『May』Be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8. 可可面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9. 非卖品%只管拖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