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猫黑球

【毒蛇】第十五章 明台

一溪风月:

举世无双小蟒蛇:



时光若缓.L.R.B.S:



第十五章  明台

  

  

    明镜的房间里,一个玻璃杯子被砸得粉碎,明诚遵照明楼的吩咐等在门外,等时机一到就进去圆场。

  

  

 明镜看了那张明楼伪造的报纸和港大开除通知单,气得手足冰凉。

  

  

    明台唯唯诺诺的跪在地上,也不敢像平时那般撒娇。

  

  

    “是不是真的?”

  

  

 明台的眼眶里蓄了泪,他也是第一次看到这样通知书,回想着上学的那段时间,他是真的心虚了。

  

  

 “国家有难,我也不要你去保家卫国,我只求你读书上进,将来为国所用。你居然在学校里惹是生非,跟人打架,被开除学籍。你知不知道,你大哥花了多少心思才让你进的港大啊?”

  

  

 明台觉得自己对不起大姐,她这样要自己读书,要自己避祸,自己却还是一次又一次的伤了她的心。

  

  

 明镜看到他自责的泪,也有些不忍,可若不是自己一贯宠他,怎么会让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

  

  

 “孽障!早知你如此自甘堕落,何必我费尽心思育你成才。”

  

  

 明台心里越发难安,自愧自责,竟也一句不敢辩解。明诚觉得自己现在可以插话了,于是,他恭敬的走了进去。

  

  

    “大姐,大哥让明台去一趟书房,说有话要问。”

  

  

 “带他走,我现在不想看到他。”

  

  

 明台咬着嘴唇,低着头被明诚带到明楼的书房,明台偷眼看了一眼明楼。

  

  

   

  

  

     此时的明楼连愠怒的神态都没有,平和如故,越是如此,他越是觉得害怕。

  

  

 “大哥。”

  

  

 果然,明楼连抬眼看他的工夫都省了,直接说了一个字,简洁而有力。

  

  

    其实明楼不完全是图省力,而是真的累的不想说了,更何况这张通知书本就是他伪造的。

  

  

     明台这顿打逃不过,索性让他早点打完早点休息,自己也能落得轻松,到时候大姐一心疼,这件事也就过去了。

  

  

 “打!”

  

  

 明台连“装可怜”的机会都没有,他只感觉被明诚瞬间放倒,随后,一根藤杖如雨点落下,只打得他天旋地转。

  

  

 明台并不觉得委屈,他只是想起明镜气的发抖的样子,想起明楼漠然的表情,越想越难过,难道真的要失去这些了吗?

  

  

 明台的汗浸透了衣领,他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吭一声,额上一层层细汗落到书房的地板上。

  

  

 “停。”

  

  

 明台恍惚中听到明楼合起书的声音,恍惚中又听到他明楼从自己身边走过,恍惚中听到了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

  

  

 明台被送回房间后,孤灯冷茶地躺了一夜,他却并不知道明镜亦是整夜没睡,对着他母亲的牌位哭了一夜。

  

  

  

  

  

 清晨,明台听见钥匙的响声,有人打开了他的门锁,他仔细辨听,是明楼和明诚的脚步声。

  

  

 明诚给明楼搬了把椅子,让他坐下,明台感受到了明楼的视线。

  

  

    明台一骨碌就掀了被子站起来,他站在明楼跟前,眼圈还是红的。

  

  

 “我就来问你一句话,还想读书吗?”

  

  

 明台低着头,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还有选择,如果真的重新选一次,他会选择王天风,还是选择这个家。

  

  

 “我不打你,你老老实实地说实话。”

  

  

 明台摇头,他不敢看明楼的眼睛,他怕看到明楼对他失去信心,也怕看到明楼和明镜一样的伤心。

  

  

 “那就是不读了。”

  

  

    意料之外的是,明楼只是微微叹口气,似乎这个回答早就已经知道了。

  

  

 “你不读书了,想做什么呢?”

  

  

 “我要学做生意。”

  

  

 “做生意,固然好。可是,你会做生意吗?”

  

  

 “不会就学啊。”

  

  

 “做生意需要本钱,你有本钱吗?”

  

  

 “我没本钱,所以,打算找大哥要。”

  

  

   明楼本来还担心明台心里会和自己过不去,结果听到这无赖至极的话,忍不住弯了弯嘴角。

  

  

    明台最会察言观色,见大哥笑了,心里总算像被摆了定海神针一般。

  

  

 “要多少?”

  

  

 “大哥肯给多少?”

  

  

 “你要真心肯做生意,大哥就把名下的一家面粉厂送给你,怎么样?不用你整天上下跑银行、找融资伙伴。自己开工厂,做老板,有钱赚,有一定的流动资金。最重要的是,有买家。我可以为你提供很多供货单,你足不出户,就可以稳赚不赔。”

  

  

 “买家都是什么人?”

  

  

 “大哥肯送你一家工厂,你不关心工厂面积、机器、员工,你关心买家做什么?”

  

  

 “我不跟日本人做生意。”

  

  

 明台终于抬起了头,清澈的眼睛决然的看着明楼,明诚见状也适时的插话。

  

  

    “明台,大哥凡事都为你着想,你好好做,凭你的聪明才智,将来一定大有前途。”

  

  

 “听见没?你别不知好歹。你好好做,我还会害你不成?”

  

  

 明台想,明楼话里有话,买家里肯定有日本人,到时候签约送货,少不了跟日本人打交道,这的确是自己需要的情报来源。

  

  

 明台忽然做出一副头晕状,仿佛站不稳,明楼心里清楚,明台要找台阶下。

  

  

    “你站好了!我不是大姐,由着你糊弄。我只要你牢牢记着,你大哥大姐都是有骨气的中国人!你只要顾好你自己不要出什么差错,其它的,不用你来操心!”

  

  

 明楼依旧没有展露身份,因为他们的身份,在此时此刻就是兄弟,别的什么都显得微不足道了。

  

  

 “家就是家,不是战场。”

  

  

 打蛇打到七寸上,明台终于哭了,像个小孩子,明台太在乎这个温暖的家了。

  

  

 “大哥,我错了。我以后好好地跟着大姐和大哥学做生意。”

  

  

 “好,记住你今天说的话,以后好好做,别再自以为是,胡作非为。”

  

  

     明楼看明台身体发虚,确有不妥,吩咐明诚去找苏医生,然后到自己房里取出一支阿司匹林,给明台消炎退烧。

  

  

 “大哥,我饿。”

  

  

 “阿诚,叫阿香给明台做几样可口的、清淡点的菜,熬点粥,给他端到房里来。”

  

  

 “好的。”

  

  

 “等他吃好了,再打针,那针不能空腹打。”

  

  

 “放心吧。”

  

  

    明台见明楼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也开始得寸进尺起来,拉着明楼的衣服直嚷嚷。

  

  

 “我想吃炖乳鸽。”

  

  

 “好,叫厨房单独给你做。不过今天不行,要退了烧才能吃。”

  

  

   

  

  

 晚上,明镜回来,明楼反替明台说了几句好话,又把明台要学做生意的事一说。

  

  

    明镜忍着性子到明台房里来看他,结果看到他虚弱的样子心疼得要死。

  

  

 明镜怕明台夜里睡得不稳,衣不解带地陪着他,照顾他。

  

  

    明台一会要热汤,一会要点心,一会要喝粥,弄得阿香也不得清闲。

  

  

 明楼坐在书房里闭目养神,明诚给他端来了一杯牛奶和几片面包,从刺杀计划到今天,明楼已经很久没有休息过了。

  

  

 “我有的时候真羡慕明台,喜欢做白日梦。”

  

  

 “他才不做梦呢,心里比谁都清醒。”

  

  

    明楼轻轻笑了,却没有半点高兴的样子,反而让明诚感觉像冰块被火烤着一样的难过。

  

  

      “所谓伪装者,伪装到最后,自己也分不清哪一处是真情,哪一处是假意了。你以为他跟着王天风只学杀人放火吗?他也学幼稚,惯会借力打力。”

  

  

 “再怎么样,大哥也是占了上风。”

  

  

 “是他甘拜了下风,你当他是善男信女?”

  

  

    “那大哥也偶尔装装幼稚。”

  

  

    “没大没小。”

  

  

    明楼斜了斜眼,有些好笑的看着明诚一脸认真的建议。

  

  

    明楼又何尝不知道明诚是关心自己,可是他也知道,自己已经没有机会软弱了。

  

  

 明诚心里叹了一口气,明楼表面在说明台,何尝又不是说他自己。

  

  

    只是他从不心疼自己,所以谁也想不起来要心疼他。

  

  

    明楼阖目靠在椅子上,柔和的阳光笼罩着他疲惫的面容,白日里总是梳的一丝不乱的头发,此刻也有些蓬松。

  

  

    明楼被头痛折磨,左侧太阳穴持续尖锐的钻痛,左耳也针刺一样,伴随着阵阵耳鸣。

  

  

    终于还是忍受不住,让明诚扶着上床休息,好在明镜顾着明台,也没空来看自己,于是打发了明诚,也就放任自己睡了下去。

  

  

    明楼也不知睡了多久,起身时一阵头晕目眩,几乎从床上栽下去,忙乱中一把抓住了床头柜桌角才撑住了。

  

  

    桌上的水杯和药却都摔落下去,明楼叹了一口气,扶着床头缓了片刻,才起身去捡。

  

  

    门却被打开了,明诚很快的跑了进来,他本就担心明楼,所以一直在客厅里看着书,听见响动,立刻一跃而起,飞奔进来。

  

  

    “不是吃过药了吗,怎么还疼?”

  

  

    明诚俯身捡起药瓶,扶着明楼坐回床上,抬手就抚上他额头。

  

  

    “估计发烧了,都怪明台那小没良心的,居然真的敢朝大哥开枪!”

  

  

    “这回真的难为他了,这股邪火总得让人家发出来吧,我这不也打了他一顿,扯平了。”

  

  

    明楼颓然地躺回靠枕上,手扶着额头,拇指用力顶着左侧太阳穴揉按着。

  

  

    “阿诚,帮我拿两粒药。”

  

  

    “已经是过量服用了,上次苏医生的话您都忘了?”

  

  

    “我知道,可是等一下还要陪大姐吃晚饭,我这样怎么行?”

  

  

    明诚纵然觉得不妥,然而看明楼拧着眉头,难受的脸色都变了,一时也没了主意,只好又倒了两粒药。

  

  

    明楼从明诚手里接过药,伸手想要拿水,才记起水杯已经砸了,索性直接嚼咽了。

  

  

    明诚原本准备给他倒水,见状不禁愣住,然后又是一阵气结。

  

  

    “你这是什么绝招,不会平时半夜起来吃药的时候都是这个吃法吧?”

  

  

    “你管我怎么吃,简单有效不就好了。”

  

  

    “我不是心疼你吗,你说你现在这个状态,还就知道顾着别人。”

  

  

    明楼在明诚面前一直都是偶像一般的存在,如今,明楼欣慰于他的成长,只是他的成长,也是在催着自己走下坡路。

  

  

    自从那次重伤之后,除了这磨人的头痛越发严重,明楼明显感觉自己的虚弱,只是明诚不说,自己也有意不提。

  

  

    如今真要拼身手的话,别说明诚,只怕自己连明台那小子都打不过了,到时候王天风又该笑话他是个养尊处优的大少爷了。

  

  

    好在明楼今时今日,最紧要的是智慧而不是几分蛮力,然而这种力不从心的感觉,却让他自己也越发不安。

  

  

    那天三兄弟打羽毛球,两个小伙子都面不改色的,自己却已经气息不顺,甚至需要调节呼吸才没让人听出喘来。

  

  

    明诚话一出口就知道坏了,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条件反射地看向明楼。

  

  

    谁知明楼却静静地没出声,低了头,嘴角微微一牵,似乎想笑,却没笑出来,反而轻轻叹了口气。

  

  

    明诚跟了他近二十年,从未见过他这样的表情,竟似有些落寞的意味,心里不由得狠狠一疼。
 

 

评论

热度(88)

  1. 懒猫黑球一溪风月 转载了此文字
  2. clm猫猫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
  3. 一溪风月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
  4. 曲终人不散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
  5. 温柔的过去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6. 举世无双小蟒蛇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7. 『May』Be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8. 『May』Be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9. 可可面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10. 非卖品%只管拖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