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猫黑球

【毒蛇】第十四章 兄弟

一溪风月:

举世无双小蟒蛇:



时光若缓.L.R.B.S:



第十四章  兄弟

  

  

    天刚亮,明楼就带着明诚去上班了,汽车很快就开出了明公馆,从明台的眼底缓缓消逝。

  

  

    “大哥,你究竟是什么人?”

  

  

 明台在一间密室里向于曼丽、郭骑云下达最新的刺杀任务,一块临时竖起来的黑板上挂着明楼的照片。

  

  

 “汪伪政府,今日上午在周佛海公馆,举行重要的新政府金融会议,参会成员中有汪伪金融高层人士,我大哥,明楼。”

  

  

     明台顿了顿,他看向那张黑白照片,心里没来由的狂跳起来,意识到自己的走神,他轻咳一声接着说。

  

  

    “据我们可靠的内线提供的情报,明楼将于下午两点半结束会议。”

  

  

    “我们行动组中午出发,下午两点,拿下梧桐路口的路检人员,通常是一名日本宪兵和两名皇协军。”

  

  

    “明楼的是福特轿车,他车上有时跟一名保镖,有时仅他一人和司机一人。”

  

  

 “郭副官,你负责保镖和司机。”

  

  

 “是。”

  

  

 “于曼丽,负责支援及补枪。”

  

  

 “是。”

  

  

 “明楼,我自己动手。”

  

  

    明台摘下明楼的照片,恭敬的放回衣服的内袋,然后,用手指弹掉半截粉笔头到黑色垃圾桶。

  

  

 “你真的要大义灭亲?”

  

  

 “不是我要大义灭亲,而是我的上峰要我大义灭亲。”

  

  

  

  

  

 下午两点,阳光灿烂,郭骑云与明台按照计划,换军装,换步枪,上岗执勤。

  

  

 一辆挂着新政府牌照的福特轿车徐徐向岗亭开来,明台的神经都绷紧了,他给了属下第一个信号:车辆到位。

  

  

 明台锐利的双眼盯着迎面而来的汽车,前排坐着两个人,恍惚中好像看到了明诚和明楼,他只觉得冷汗已经顺着额头流了下来。

  

  

    “明少,不是明楼。”

  

  

    郭骑云适时的提醒,把明台带出了噩梦,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发出第二个信号:准备伏击。

  

  

 就听三声枪响,枪枪击中头部,一片血光,车里的人满脸血污,倒了下去。

  

  

 大功已成。

  

  

    

  

  

 一个小时前,明楼,汪曼春等人参加了汪伪金融政策高层会议。

  

  

 汪曼春因为两日前偶感风寒,所以咳得厉害,明楼特意嘱咐明诚给她带了点新鲜梨子汁。

  

  

 会议结束后,汪曼春的心脏突然感觉不舒服,明楼很是着急,叫明诚去请周佛海的家庭医生来。

  

  

 汪曼春的心脏稳定后,从沉睡中醒来。她发现自己睡在周佛海家的客房里,而明楼守在她身边,他紧紧握着汪曼春的手,似乎刚刚睡去。

  

  

 汪曼春心生感动,她多么想让时光静止,让自己和明楼就这样定格成一幅永恒的画面。

  

  

 忽然,她看到明楼眼角滚出泪花,大为惊异,她伸手去触摸他长长的带着露水般的睫毛。

  

  

 “谢谢你,曼春,你救了我的命。”

  

  

 汪曼春惊愕不已,明楼轻轻搂住她的肩膀,慢慢地将汪曼春抱入怀里。

  

  

    她感受着明楼的温度,明楼的心跳,她突然觉得,无论以后发生什么事,他们都一定会在一起。

  

  

    

  

  

    明公馆,明台一脚踹开了明楼的书房。

  

  

    明诚虽早已知道,明台一回来肯定要爆发,但也没想到他竟然表现的这么明显。

  

  

    明台快步走到明楼面前,两只眼睛如同两条火龙一般直射明楼,好像这样就能把明楼看出两个洞来一样。

  

  

    “越来越没规矩了。”

  

  

    明楼头也不抬,只是凉凉的说了一句,这下彻底点燃了明台。

  

  

    之见明台右手往后一掏,一把手枪赫然指在了明楼头顶。

  

  

    明诚比他更快,几乎是同时,一把枪指在了明台的头上,就听明诚又惊又怒。

  

  

    “明台,你把枪放下!”

  

  

    “我不放!”

  

  

    “大哥他是有苦衷的!”

  

  

    明楼缓缓的抬起了头,看着两个人张弓搭弦的样子,竟觉得有些好笑,自己不就是等着明台的这顿邪火吗?

  

  

     “阿诚,把枪收起来。”

  

  

     “他先放我再放!”

  

  

     “你以为他敢开枪吗?”

  

  

    明台不知道明楼哪儿来的自信,难道在他眼里,自己就这么滑稽可笑,不值一提吗?

  

  

    明台只觉得一股气直冲大脑,大吼一声。

  

  

      “你怎么知道我不敢开枪!”

  

  

    说完,把枪一歪,枪声一响,子弹直接擦着明楼的耳朵飞了过去。

  

  

    明诚只觉浑身瞬间冰冷,冷的他都忘了手上还有枪。

  

  

    明台开完这一枪就后悔了,或者说,他举起枪得时候就已经后悔了。

  

  

    可当他看到明楼痛苦的皱着眉,一只手用力按着半边头得时候,他简直就想对自己再来一枪。

  

  

    “脾气发完了?发完就出去吧。”

  

  

    明楼的声音很轻,他闭上了眼睛不再看明台,只是用尽所有力气对抗着疼痛,他知道这是他应得的报应。

  

  

   明诚已经放下了枪,急忙去找阿司匹林,可他不知道,明楼这几天用药如流水,昨天晚上就用完了最后一支药。

  

  

    “别找了,一会儿就好。”

  

  

   明楼已经有气无力,脸色也瞬间变得惨白,汗珠大颗大颗的落了下来。

  

  

    明台从没见过这样的明楼,他彻底慌了。

  

  

    就见明楼一手扶着椅背,想撑起来,可是眼前完全发黑,呼吸似乎也难以为继。

  

  

    明楼只感觉有一个人紧紧的抱着他,可耳边轰隆隆的什么也听不见。

  

  

    明诚给苏医生打完电话,就见明台一脸泪痕的半抱着明楼,嘴里一直叫着大哥。

  

  

    明诚毕竟跟在明楼身边久了,很快就稳住了。

  

  

    “扶大哥去床上,我已经请了苏医生,大哥不会有事的。”

  

  

    “大哥,对不起,求求你别丢下我。”

  

  

    明台已经彻底慌了,他害怕这种要失去的感觉,他恨自己,为什么要开这一枪,为什么就不能好好说话。

  

  

    苏医生总是能第一时间赶到,给明楼注射了阿司匹林之后,吩咐让他好好休息,不能再受外界刺激。

  

  

    明楼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就见明台趴在自己床边睡着了,脸上还挂着泪痕,知道自己是真的把他吓坏了。

  

  

    明楼轻轻抚着明台的头,第一次感觉到明台长大了,已经不是曾经抱在怀里,背在肩上的那个孩子了。

  

  

    “明台,你就留在我身边吧,大哥不怪你瞒着我加入军统,只要你活着,我就原谅你。”

  

  

    明楼不知道他这番话被明台一字不差的听了进去。

  

  

    明台本就没有睡着,他只是不知怎么面对明楼,眼泪就这样顺着眼角,静静的滑落。

  

  

    门口,明诚久久站立,他不忍心进去打断这一刻最真实的明楼。

  

  

    明诚久久的站在门口,目光停留在客厅里,那张三兄弟的合影上。



评论

热度(78)

  1. 懒猫黑球一溪风月 转载了此文字
  2. clm猫猫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
  3. 一溪风月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
  4. 曲终人不散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
  5. 温柔的过去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6. 举世无双小蟒蛇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7. 『May』Be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8. 可可面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9. 非卖品%只管拖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