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猫黑球

【毒蛇】第十三章 密杀

一溪风月:

举世无双小蟒蛇:



时光若缓.L.R.B.S:



第十三章 密杀

  

  

 在一场波折百出的相亲之后,两家相谈甚欢,险些就当场定了亲。

  

  

    最终还是两个长辈理智些,毕竟来日方长。

  

  

 晚饭后,明镜当着全家人的面追问明台,从前是不是认识程锦云,不然怎么可能这么配合。

  

  

    明楼却没有明镜那么困惑,还建议明台多多约锦云出去玩,增进双方感情,最好年底就把亲事定下来。

  

  

    明镜对明楼的反应也是惊讶极了,反反复复把明台相亲的故事放在明楼耳边说,就希望他能有和自己一样的心思。

  

  

   “是不是感觉事情有些太顺利了?太顺利了,反而蹊晓。”

  

  

 “姻缘二字最讲究的就是一个‘缘’字。有的时候,缘分到了,该遇到的就遇到了。”

  

  

 “也许吧,你是没看到这个场面,真像是前世就认识的一样。”

  

  

 “那就是郎情妾意,那顺其自然好了。”

  

  

    明镜总算放下心来,定定的看着一门心思吃饭的明楼,直看的明楼停下嘴,一脸陪笑的只想找个借口开溜。

  

  

    “阿诚今年多大了?”

  

  

    “27。”

  

  

    “也该找个知心的女人了。”

  

  

    “他会自己看着办的。”  

  

  

    “阿诚天天跟着你,见那些个不明不白的人,哪里有机会认识一些真的可以相守一生的啊?”

  

  

    明楼一时语塞,灿灿一笑,也知道明镜的用心良苦,毕竟他自己是不太可能了,让两个弟弟弥补她这个遗憾也是好的。
    

  

  

    汪伪政府,明楼办公室。

  

  

    “先生,大姐有麻烦了。”

  

  

    “怎么回事?”

  

  

    “大姐在上海银行开了一个保险箱,不过是用来传送物资的,现在被76号的人给盯上了。”

  

  

    “是时候看看明台从那个疯子那里学到了些什么了。”

  

  

    明楼若有所思的看着明诚,其实这种事情他之前早已想到,也想好了应对的办法,只是这一次,他决定放手让明台闯一闯。

  

  

    

  

  

     明台果然不负王天风的教导,任务不仅完成的有效率,也十分专业,除了最后缠着明诚要奖励。

  

  

 汪曼春被明台忽悠的还以为自己卖了一个天大的人情给明楼,明楼应该感激在心,谁知,明楼得悉此事,居然怒不可遏。

  

  

    明楼与汪曼春第一次发生面对面的激烈冲突,就在新政府办公厅,明楼的办公室。

  

  

 “你不信任我,你跟踪我家里人,监视我,打击我。我万万没有想到你会这样对待我。”

  

  

 “我在履行自己的使命。”

  

  

 “你在摧毁我对你的信任,我大姐在银行别说是开三个保险箱,就是开三十个,我明家也开得起!你手伸得也太长了!汪曼春处长!”

  

  

 “你太没良心了,你敢说,明镜她不是左翼分子?她不是红色资本家?她也就仗着你了!”

  

  

 “你学聪明一点好不好?汪曼春!你以为满嘴喊口号的、对新政府不满的都是敌人吗?真正的敌人,他会这样嚣张吗?他都不会隐藏吗?他时时刻刻以真面目示人吗?”

  

  

 看着汪曼春的眼泪在眼里滚了又滚,明楼终究还是放缓了语气。

  

  

 “我知道,你恨我大姐,你心里痛!你再恨再痛,你有我心痛吗?一个是我最亲的亲人,一个是我、是我最爱的女人。你叫我怎么办?你来教我做!”

  

  

 “人活在这个乱世里,哪一个心里没有伤疤,只是我心底的伤,就算是千疮百孔,也没人瞧得见。原来我以为你会懂,谁知你也是小女人度量!”

  

  

 “我知道,你在怀疑我!是不是我今天从这里走出去,被人用枪打上七八个血窟窿,你才肯信我啊?”

  

  

 “师哥,不要!”

  

  

 明楼的心突然柔软了,他有些分不清自己究竟在说真话还是在演戏。

  

  

    于是他安心了,能骗的了自己的演技,才是最好的伪装。

  

  

 所以,当汪曼春抱住他的时候,他并不厌恶,因为他真的感觉到,这个女人爱他,不死不休。

  

  

  只是他这种人,注定无法再爱了,他身上的责任已经压的他喘不过气来,而爱情这种奢侈品,更是只能远观。

  

  

   

  

  

 走廊里,隔壁秘书室,到处都有人窃窃私语,甚至还有楼上的工作人员跑下来凑热闹。

  

  

    “都散了,散了。有什么好听的。都干活去。”

  

  

     明诚努力疏散着围观人群,可越是如此,办公楼的女职员们却越有一种莫名的兴奋,很快就多了很多版本的爱情故事。

  

  

 汪处对明长官余情未了,所以连明长官的家事也要插手了。

  

  

 汪处居然去银行调查明长官名下到底有多少存款。

  

  

 汪处小肚鸡肠,耍心眼,撒娇,无非就是想跟明长官重续前缘。

  

  

 不过,还有一个危险的声音也一同传了出来。

  

  

    为什么明长官从来就没有遇到过袭击呢?作为新政府高级官员,的确不正常。

  

  

    

  

  

 明台按约定时间来到青萝公园,这是他回家以后第一次被叫出来。

  

  

 “有任务?”

  

  

 “今日密电,上峰指示,清除汪伪政府要员明楼,由你亲自执行任务。”

  

  

 简简单单一句话,犹如晴天霹雳,明台感觉自己脚下的泥土开裂,自己直坠下万丈深渊,眼前一片昏黑。

  

  

    “那是我大哥!”

  

  

    “我知道。”

  

  

    “为什么要让我来完成这个任务?”

  

  

 突如其来的密杀令,简直把明台的心给慑住了,回家以来他一直观察明镜对大哥的态度,也一直坚信明楼绝对不是汉奸。

  

  

 难道明楼和明镜是一路人,是中共特科的卧底,他忽然想到了程锦云,只有她能核实自己的观点。

  

  

     

  

  

    明台终于还是见到程锦云,他看着锦云温柔的眸子,心里一阵翻腾,如果不是怎么办,难道自己真的能对明楼下手吗?

  

  

    “我想让你帮我确定一个人的身份。”

  

  

 “谁?”

  

  

 “我大哥明楼。”

  

  

 “你在怀疑什么?”

  

  

 “我怀疑他是你们的人。”

  

  

 “你大哥,是共产党?”

  

  

 “不是吗?”

  

  

 “我直觉不是。”

  

  

 “你从未见过他。”

  

  

 “不,我见过他,他曾经来过表姐夫的诊所,不过,只是碰面而已,并未交谈。”

  

  

    程锦云打开书柜,取出两张报纸,上面都是新政府发布的新金融政策,还有明楼与周佛海的照片。

  

  

 “你研究过他?”

  

  

 “对。”

  

  

 “为什么?”

  

  

 “知己知彼。”

  

  

 明台顿时陷入一种绝望的境地,锦云这句话等于在暗示自己,明楼根本不可能是共产党。

  

  

 “刚才,你说直觉,你直觉认为他是什么人?”

  

  

 “听真话?”

  

  

 “真话。”

  

  

 “他应该是介于重庆政府和周佛海之间的桥梁。若以黑白来论,你大哥应该是灰色。”

  

  

 明台终于死了心,他想,不管明楼是什么色,他确定明楼不是红色。

  

  

 明台漫无目的走在街上,脑海里一幕一幕闪回,明镜的态度,明诚的暗示,“樱花号”专列,,汪芙蕖的死,还有那个一直没露过面的上峰。

  

  

 每一个事件看似独立,却都相互关联,灵光一闪,他得出另一个结论——明楼就是自己未曾谋面的上峰。

  

  

 明楼下达刺杀命令,是为买一个双保险,万一真的出了纰漏,他也知道自己不会真下的去杀手。

  

  

   明台想到了这一层反而有些生气起来,他不明白明楼明明有这么多机会可以和他解释清楚,却偏偏要下这个命令来折磨他。

  

  

   

  

  

    深夜,明公馆一如往常的温暖安详,明楼,明诚一前一后进了家门,明台已经坐在大厅里等了很久了。

  

  

    “大哥,阿诚哥,你们回来啦!”

  

  

    明台听到开门声便跳了起来,他始终想给明楼一个机会,告诉自己真相的机会,拍着自己肩膀说,他们永远是兄弟的机会。

  

  

    “怎么今天这么乖?”

  

  

    “等大哥吃饭呢。”

  

  

   明楼依旧波澜不惊,他只是笑着摸了摸明台的脑袋,然后带着明诚回房换衣服,就连多看他一眼也没有。

  

  

   明台甚至都有些怀疑自己之前所有的判断,他努力把心里的不安压了下去,安静的坐在饭桌前等着。

  

  

   这顿饭吃的着实煎熬,饭桌上明台一直注意着两个人的表情,可除了明诚给自己多夹了两筷子菜之外,什么都没有。

  

  

   

  

  

    书房里,明楼坐在书桌前看着文件,明诚却显得有些不安,他不是没看出来明台在饭桌上的试探,可是他却没办法说。

  

  

    “大哥,要不然告诉他吧。”

  

  

    “告诉他什么?”

  

  

    “这次的任务。”

  

  

    “演戏要演就演全套,从他跟王天风走的那一刻起,他就该做好这种准备。”

  

  

 明楼的眉间心底,就只剩下算计,算计着汪曼春的爱情,汪伪政府的局势,如今连兄弟情都要拿来算计。

  

  

 明楼站了起来走向窗边,明诚清晰的看见玻璃上反射出明楼表情,那种悲伤就像一个巨浪,明诚只觉得自己有点喘不上气。

  

  

    明楼不是木偶,他也会痛苦,也会彷徨,可是他太会伪装,以至于连他自己都忘了什么是悲伤。



评论

热度(70)

  1. 懒猫黑球一溪风月 转载了此文字
  2. clm猫猫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
  3. 一溪风月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
  4. 曲终人不散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
  5. 温柔的过去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6. 举世无双小蟒蛇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7. 『May』Be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8. 可可面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9. 非卖品%只管拖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10. 非卖品%只管拖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11. 非卖品%只管拖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12. 非卖品%只管拖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13. 非卖品%只管拖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14. 非卖品%只管拖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15. 非卖品%只管拖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16. 非卖品%只管拖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17. 非卖品%只管拖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