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猫黑球

【毒蛇】第十二章 姻缘

一溪风月:

举世无双小蟒蛇:



时光若缓.L.R.B.S:



第十二章 姻缘

  

  

    春天的早晨,明台被香喷喷的炖乳鸽汤给诱惑了,他欢喜地从楼上蹿到楼下客厅。

  

  

    明镜在小客厅里坐着,看着他欢乐可爱的样子,残留在心底的一点点寂寥心绪也被明台扫得干干净净。

  

  

    “大姐早。”

  

  

    明镜趁着明台高兴,跟他说,昨天苏医生来了,专程给他做媒来着。

  

  

    明台脸色瞬间变了,他太了解大姐了,她一般做了决定,才跟你“商量”。

  

  

    “我才不要结婚呢。”

  

  

 “为什么不结婚,你又不比别人差,一表人才的。”

  

  

 “大哥还没结婚呢,为什么偏偏要我结婚。我不干。”

  

  

    明台甩了手,站起来,鼓着气要走,一回头正好看到明楼和明诚下楼来了。

  

  

 明楼其实也听到了他们的对话,有意等他们谈完再下去,见明台看到自己,便假装诧异。

  

  

    “你站着干吗?”

  

  

 “我,等大哥一起吃早饭。”

  

  

    明台一边作答,一边溜回自己的座位上去了,明镜忍着笑,明诚一碗一碗的给他们添汤。

  

  

 “苏医生有个表妹程小姐,是百里挑一的贤惠女子,又聪明又能干,跟明台很般配。”

  

  

 “苏医生的表妹?我好像有点印象,我去他的诊所见过两回,嗯,不俗,是个美人,她今年有多大?”

  

  

 “二十五岁。”

  

  

 “比明台大两岁。”

  

  

 “是大了点,不过大一点有大一点的好处,知道疼人。”

  

  

 “那倒是。”

  

  

 “这姻缘可是一点也错不得。走错一步,就毁了一辈子。”

  

  

 “苏医生应该拿张照片来给明台看看,到底也要他喜欢才好。”

  

  

 “苏医生说,他家表妹素来不喜欢照相。就算是有照片,她也不肯轻易拿出来示人。说我又不是什么物件,拿给别人家去挑三选四的。”

  

  

 明楼难得的笑起来,认同的点头,余光看向明镜一脸坚持,自然也帮着劝解起明台。

  

  

    “倒是挺有个性的,像明台。”

  

  

 “不过,我听说程家那孩子是庶出的。”

  

  

    “我也打听过了,的确是庶出的,不过,她娘也是千金小姐出身,因为家道中落了,才给程家做了妾。”

  

  

 “再者说,咱们对外不也说小弟是庶出的吗?”

  

  

 “那也是,苏医生保媒,历来就有学问的。他可能也想到了这一层,怕将来谁家埋怨他,谁委屈了谁的身家,总要门当户对。”

  

  

 “只要女孩子模样好,性情好就行。程家是通情达理的人家,远比那些暴发户家的小姐强得多了。”

  

  

 “要这样说的话,找个日子见个面吧。明台也不小了,早点结婚,成家立业,像他这个性子,总要有一个人管束着他才好。”

  

  

 明楼也不想这个话题多说,他还有许多事要费脑子,索性直接给了结论。

  

  

    明台急得不行,气得不行,实在捺不住性子的他,突然间站起来。

  

  

 “你想说什么?”

  

  

 “我不想相亲,我也不想结婚。”

  

  

 “你不想结婚?你到‘烟花间’干什么去了?我现在真是没有精神来跟你耗力气。”

  

  

    明楼声音很轻,他的确很累,但家里人的事,不管大小他都会当首要处理。

  

  

 “‘烟花间’?什么地方?”

  

  

 “你小小年纪去那种地方干什么?”

  

  

 明台瞬间往后缩了几步,似乎随时准备逃跑的架势。

  

  

    明镜气得用筷子砸他,明台一伸手,居然把筷子都接住了。

  

  

   “我就是不想结婚!我干吗不能去‘烟花间’啊?我都是成年男人了。人家都去得,为什么我去不得?‘烟花间’就一定是败坏风俗的地方吗?有名的文人学者还在那里作诗,有钱人家还在那里举办舞会呢。”

  

  

 “阿诚。”

  

  

    明楼喊了一声,明台这才慌了神。

  

  

    “姐姐,我那天是迷了路才走进去的,我还遇见曼春姐了,是她拉着我进去跳舞的。”

  

  

    明台看见明诚已经走过来了,索性就跑到明镜身后去站着。

  

  

 “大姐,您甭听他胡说八道,阿诚,你把这小东西先关到书房去。”

  

  

 “不就是相亲吗,我去还不成吗?”

  

  

 “你答应了?”

  

  

 “嗯。”

  

  

 “好,我告诉你,你乖乖地听话,别想着节外生枝。我们明家就指望你开枝散叶了。”

  

  

 “放着大的不去开枝散叶,拉着小的做垫背。”

  

  

    明镜又何尝不想看到明楼娶妻生子呢,可是自从樱花号事件,明楼向她摊牌之后,她就知道自己再也管不了他了。

  

  

 “你嘀咕什么?”

  

  

 “我想做孔融!”

  

  

 明楼怕他的话要让明镜伤心,作势要拿他,明台飞快地跑上楼了。

  

  

    

  

  

    “大哥,黎叔让苏医生派程锦云策反明台,您觉得有用吗?”

  

  

    “让他看清党国内部,他会明白的。”

  

  

    “那我去安排郭骑云,不过说到底他是毒蜂的人,要是把我们的计划告诉毒蜂。”

  

  

   “毒蜂一向不在意这些,要不然当初也不会在知道我的身份后替我隐瞒了。”

  

  

   “可他却带走了明台。”

  

  

    车上突然陷入了沉默,明诚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也不敢去看明楼的表情。

  

  

    就在明诚以为明楼不会再说得时候,明楼低沉的像从地狱传来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如果我还能见到他,我真想一刀一刀活剐了他。”

  

  

     明诚不知是哭是笑,这是他记忆里,明楼说过的最粗俗,最恶毒的话了,但如果再见,那必然是你死我活,也是明楼最不愿看到的局面。

  

  

    

  

  

 明台到了福州路“一品香”西餐厅门口,付了车钱,又下意识地看手表,叹了口气。

  

  

    他决定不管明镜怎样逼迫,只要自己用矫情的姿态来对付这位所谓的程家小姐,一定会让对方感到无趣而知难而退。

  

  

 包间的门一打开,明台的眼睛就亮了。他有点不相信,又有一点犹疑,有一点恍惚,但是,最多的还是惊喜与惊奇。

  

  

 他看见了程锦云,程锦云居然戴着和他一样的大黑框眼镜。

  

  

 明镜和苏太太坐在一起,看见他进来,明镜赶紧叫他。

  

  

 “你这孩子,说好了时间,怎么来迟了?就算是要读书,也不能让人家程小姐等着你,太不礼貌了。”

  

  

 “路上有点乱,不好意思,我来迟了。”

  

  

 明台高调地仰着头,明目张胆地看着她,程锦云被他看得羞涩起来,像一株含羞草那样,微微蜷缩着。

  

  

 “小姐叫什么名字?”

  

  

 “程锦云。”

  

  

 “我叫明台。”

  

  

 “我知道,来的时候,表姐和表姐夫交代过了。”

  

  

 “锦云小姐,平常喜欢读什么书?”

  

  

 “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拣些常用的书来读。”

  

  

 “什么是常用的?”

  

  

 “烹饪大全,家庭护理啊。”

  

  

 明台真是发自肺腑地想笑,程锦云不动声色地,庄重地俯着头坐着,明台的腰挺着。

  

  

    一个装憨,一个装傻;一个羞涩,一个含蓄;一个声气柔和,一个仪态清雅。

  

  

 两人的表现造成了一个很奇怪的相亲场景,也构成了一幅很寂静的美好画面。



评论

热度(69)

  1. 懒猫黑球一溪风月 转载了此文字
  2. clm猫猫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
  3. 一溪风月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
  4. 曲终人不散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
  5. 温柔的过去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6. 举世无双小蟒蛇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7. 『May』Be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8. 可可面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9. 非卖品%只管拖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