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猫黑球

【毒蛇】第十一章 灰色

一溪风月:

举世无双小蟒蛇:



时光若缓.L.R.B.S:



第十一章 灰色

  

  

    清晨,灰蒙蒙的天空笼罩着一层阴影。

  

  

    上海滩各大报纸用大幅篇章详尽地剖析了这场血案。

  

  

    预警,分流,审核着76号每一个房间、每一个人,每一根神经。

  

  

    每一个汪伪政府的官吏,心里都清楚,“汉奸”的烙印,是他们想抹也抹不开的。

  

  

    走路看见影子,也怕是有人跟在后面要杀他,太阳底下走不得,月光底下更是不敢走,杀戒已开,76号的鲜血就会溅向任何角落。

  

  

    家属们哭声震天,大有把76号哭垮的架势。他们喊着“严惩杀人凶手”和“杀尽抗日分子”的口号,呼天抢地。

  

  

    梁仲春来了,他双眼空洞,绷着干枯得如同一张死狗的脸。

  

  

    他的手垂下去,眼泪从空洞洞的眼窝里迸落下来。

  

  

    “我的兄弟们,在昨天夜里,在新年伊始,为新政府的安全和新政权的稳定付出了宝贵的生命。鄙人痛心至极!”

  

  

    梁仲春的声音高亢,他涨红了脸,拼命梗着脖子。

  

  

    而这个人和这身衣服,这副表情,让汪曼春感到恶心。

  

  

    “在这里,我郑重地向大家保证,我一定会将制造‘新年谋杀案’的凶手绳之以法!还上海滩一片朗朗青天!”

  

  

    汪曼春从鼻孔里发出一声冷哼,独自走出76号的大门,门口居然有人在等她,她十分意外。

  

  

    

  

  

    明诚一直在76号门口守着,他并不知道汪曼春什么时候会出来,他只知道,等着汪曼春出现。

  

  

    等这个女人迈出76号大门的第一时间看到自己。因为此刻自己代表明楼,代表明楼的关怀。

  

  

    果然,汪曼春看见明诚站在岗哨底下受着冻,着实心尖一热,还有人在默默关心她,照顾她,注视她。

  

  

    “汪处,我家先生叫我在这等着您,带您回汪公馆。”

  

  

    明诚杵在雪地里杵着,寒风割着他的耳朵,他的耳根通红,手上和耳垂上有明显的冻疮。

  

  

    “你怎么不戴个手套和耳套啊,或者坐在车里等也行啊。”

  

  

    “先生吩咐,就在门口等着,坐车里等,对汪处不尊重。”

  

  

    “师哥在我家?”

  

  

    “是,昨夜里他就去了,忙着布置灵堂。先生说,出殡的时候务必隆重,所以,请汪处过去商量一下,筹备一下。”

  

  

    车缓缓启动,汪曼春隔着车窗看着两旁逆行急闪的树木,明诚也不说话。

  

  

    失去了叔父依靠,不仅让汪曼春感到恐惧,思绪甚至还有些凌乱。明楼,靠得住吗?

  

  

    

  

  

    法式咖啡厅,人来人往一如往常。明台的手里拿了份报纸,径直走到黎叔身边的位置上坐下。

  

  

    这是上海抗日联盟不同寻常的一次会面,预示着国共两党的间谍坐上了同一条风雨同舟的战船。

  

  

    “你好。”

  

  

    “我来拿事先说好的东西。”

  

  

    利益均沾,明台想,中共地下党搞到的汪伪军需库的情报材料,自己有权分一杯羹。

  

  

    黎叔微笑着从皮包里取出两根“黄鱼”,用一张手帕包裹好,递给明台。

  

  

    “怪了,我像是来化缘的吗?”

  

  

    “我的前任与你的前任合作过多次,都是这样均分利益。这次行动中,我的人在获取军需库情报的同时,做出了‘劫财’的假象,拿走了军需官身上的三根‘黄鱼’,我分你们两根,作为报酬。”

  

  

    “这可不是什么好建议。”

  

  

    “如果将来贵党有人落难,我们也会出手援助。”

  

  

    明台握着两根“黄鱼”,扭头瞥了一眼身后,稍稍掩饰着心里的敌意。

  

  

    “你找什么?”

  

  

 “找你手下,值两根‘黄鱼’的人。”

  

  

 “你结婚了吗?”

  

  

 “我想,快了。”

  

  

 “那我要恭喜你了。”

  

  

 明台从口袋里掏出一包香烟来,他抽出一支烟,点燃,香烟袅绕笼罩着他的脸。

  

  

 “你有什么意见或者想法,都可以提出来,大家商量。”

  

  

 “我和你,我们俩的‘前任’都被更替了,现在的军统上海站A区行动组,是我说了算,‘毒蜂’的规矩就得改一改了。”

  

  

 “据我所知,你们行动组资金短缺…”

  

  

 “这是你该操心的吗?”

  

  

 “我想你误解我的意思了。”

  

  

 “应该说,是你误解了我的意思。‘毒蜂’能与贵党长期合作,想必都是‘黄鱼’居间促成。我跟他不一样,我什么都缺,缺情报来源,缺枪支弹药,缺可靠的线人,唯独不缺钱。”

  

  

    明台慢慢伸出手,他把那两根“黄鱼”推还给黎叔,却见黎叔只是笑着摇头。

  

  

 “你想告诉我什么?”

  

  

 “电台。”

  

  

 “什么意思?”

  

  

 “‘毒蜂’留在影楼的那部电台是双用的。”

  

  

 明台顿时露出难以控制的惊讶表情,真的是难以想象。

  

  

 “你是说,‘毒蜂’跟你们,跟中共地下党曾经联用同一部电台?”

  

  

 “是。”

  

  

 “荒唐!”

  

  

 黎叔走了,他知道明台很聪明,就像眼镜蛇常说的,点到即止。

  

  

    

  

  

 大年初七,汪芙蕖出殡。

  

  

 街面上很肃静,明楼事先派人清理了街道,明楼心底觉得汪芙蕖棺材上盖的日伪军旗,不仅滑稽,而且刺目。

  

  

 汪曼春却觉得这种仪式既隆重又从简,她依旧穿着军装,眼睛里含着杀气,在她看来,只有杀人,才能避免被人杀。

  

  

 从明楼第一天知道自己的父亲是死于汪芙蕖精心设计的经济圈套,他就把这个人踢出尊敬的范围之外。

  

  

    从明楼第一天知道汪芙蕖附逆,他就把这个人当做是死人了。

  

  

    明楼按例陪汪曼春于庙堂之行,梵音绵绵,他们一高一低,彼此并无多言,是怕轻易承诺,不能兑现。

  

  

    明楼看着汪曼春缓缓跪在蒲团之上,他注视着那忧郁而美丽的背影,心已麻木,早已习惯离别,早已习惯伪装。

  

  

    汪曼春无比虔诚,于香火缭绕中的一套,她从不祈求,如今却卑微一跪,只求能与身后的那个人长长守候,漫漫追随。

  

  

    明诚屏息看着远处那挺拔的背影,他稳稳站立,不愿失了这平等的身份,向天要求的权利。

  

  

    “南无本释迦牟尼佛,日后明诚必将郑重一跪,在你身前的圆蒲上,与他身影相交叠,彼时,长相守,无所求。”

  

  

    眼前,珠泪串串落海,颊上红霞现天边,耳畔,惊天涛声拍东岸,唇边喃喃语成谶。

  

  

    最终以明楼脱下外套,包裹起汪曼春,揽她入怀,而结束整个漫长的“葬礼”。

  

  

    对汪曼来说,是汪芙蕖的葬礼,从此孑然一身,无牵无挂。

  

  

    对明楼来说,是两颗曾经相爱过的“心”的葬礼,从此身份迥异,各自努力。



评论

热度(63)

  1. 懒猫黑球一溪风月 转载了此文字
  2. clm猫猫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
  3. 一溪风月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
  4. 曲终人不散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
  5. 温柔的过去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6. 举世无双小蟒蛇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7. 『May』Be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8. 可可面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9. 非卖品%只管拖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10. 非卖品%只管拖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11. 非卖品%只管拖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12. 非卖品%只管拖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13. 非卖品%只管拖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