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猫黑球

【毒蛇】第十章 姐弟

心疼明楼一分钟

一溪风月:

举世无双小蟒蛇:



时光若缓.L.R.B.S:



第十章  姐弟

  

  

    因为原作中并没有大姐被捕的情节,但个人很喜欢,故接下来两章纯属番外,请自行食用。

  

  

    

  

  

    明诚见明楼自己开了车门上了车,赶紧也跟着跳了上去,生怕又被丢下,那可就又要跑着回去了。

  

  

    明楼见他这幅样子,有些好笑,可这一放松,刚刚的枪声就像被人搁了扩音一样在耳边回放。

  

  

    他又杀人了,但他讨厌暴力。

  

  

    车开了,明诚身子坐的很直,却等了半天没听见明楼的声音,大胆的回头,这才看到明楼头靠在车门上,像是睡着了。

  

  

    明诚心里一酸,明明是自己惹得祸,却让明楼替自己收拾残局,他自责着,看着明楼不安稳的皱着眉,更是红了眼睛。

  

  

    

  

  

    明家,明镜早已在家里坐立不安了,她其实从来没见过明楼生气,在她面前,明楼总是极力讨好,乖顺的让她觉得生疏。

  

  

    可回想起到明楼有意无意的几句话,心里就一阵难受,她总是埋怨明楼做了这个不明不白的官,却从来没想过去问问他的难处。

  

  

    明镜不安的在房子里跺着步子,终于听到了汽车的声音,却久久不见人进来。

  

  

    明镜也顾不上之前还和明楼大吵了一架,赶紧出门去看,嘴上却也不闲住。

  

  

    “被我说了几句就不敢进家门了吗?”

  

  

    却见明诚一脸惊慌的站在车边,明镜赶紧加快脚步,才看清明楼脸色惨白的躺在车里一动不动。

  

  

    “这,这是怎么回事!”

  

  

    明诚这才回过头,他不是不知道该怎么告诉明镜,而是连他自己也没想到,这一路上,自己都没发现明楼是什么时候晕了过去。

  

  

    “大姐,您先别急,大哥只是太累了,我背他回房,我们进去再说。”

  

  

    明镜这才稍稍稳了稳心神,帮明诚背上了明楼,一路护送着回了房,然后赶紧给苏医生打了电话。

  

  

    

  

  

    “别怕…大哥在这儿…”

  

  

    “怎么到哪儿都把自己当大哥。”

  

  

    明楼呓语着,他的手用力的捂着心口,痛苦的蜷缩着,表情却依旧让人安心。

  

  

    好像无论他醒着还是睡着,只要他在,就什么事也不会发生一样。

  

  

    明镜眼泪再也忍不住,她突然想起过去,父母过世不久,就有地皮流氓来工厂闹事,明楼只是不发一言的挡在她前面,那天她就流着泪对他说。

  

  

    “你要有什么闪失,明家的血脉可都要断了。”

  

  

    后来不知怎么了,每次来闹事的人都没再见过第二次,她也曾担心明楼会被这些人攻击。

  

  

    但每次问他,他都笑着说,只要明家大姐在,谁也不敢动明家的人。

  

  

    久而久之,明镜也就真的以为,她有足够的能力保护这个家,保护明家的这个弟弟,只是后来明台和明诚来了。

  

  

    明镜再也没见过明楼像小时候一样黏在她身边,十岁的明楼好像一夜间从明家明镜的弟弟变成了明家大哥。

  

  

    明楼依旧对明镜百依百顺,但却再也无法看透,他将明台宠成了过去得自己,还发誓要将明诚培养成有作为的人。

  

  

    在明镜的潜意识里,明楼一直是一个让她骄傲的弟弟,尽管她从来没当面对他说过一句夸奖。

  

  

    但只要遇上人,她总会将他推到前面,并且这样介绍,这是舍弟明楼。

  

  

    

  

  

    “明楼,快醒过来,只要你醒过来,大姐就原谅你。”

  

  

    明镜看着床上隐忍的明楼,只觉得心痛的要裂开一样,见明诚依旧站在明楼身边,熟练的拉开抽屉拿出白色的药瓶。

  

  

    “大哥,阿司匹林。”

  

  

    也不知明楼是否真的听到,微微张开了紧咬的牙关,明诚小心的扶起他,又喂下一口水。

  

  

    “明楼的偏头疼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

  

  

    明镜看着明诚躲闪的眼睛,就知道明楼的情况恐怕比自己能想到的更不好,于是她也不再问,只是一遍又一遍的抚上明楼紧皱的眉头。

  

  

    “好好好,你们什么事都瞒着我,直到现在还瞒着我。”

  

  

    

  

  

    也不知过了多久,苏医生才风尘仆仆的赶来,他很快就被明镜拉到了明楼的卧室。

  

  

    苏医生已经不是第一次见明楼了,却是第一次被明镜找来见明楼。

  

  

    “我就说,腰伤要好好养着,这都多久不来复诊了,疼的站不起来了吧。”

  

  

    明诚听到这里,想拦住他接下去的话也晚了,有些事瞒是瞒不住的,索性就都让明镜知道吧。

  

  

    “你说明楼腰上有伤,什么时候?”

  

  

    苏医生这才发现自己多嘴了,但毕竟是明镜问,只要不关乎隐私,秘密,他也一向有问必答。

  

  

    “就是明先生刚回国那段时间,腰上有鞭伤,本来好好养着也没什么事,可明先生忙的很,没时间修养,只怕伤的更厉害了。

  

  

    “不过像他这样,从小伤到大的,筋骨总是比平常人硬一些,明董事长也不必太过紧张。”

  

  

    苏医生一边说,手上一边也不停的做着检查。

  

  

    明诚只是在一边默然不语,他知道明镜知道这些会伤心,但他也不忍心总是看着明楼的忍耐。

  

  

    

  

  

    明台原本听说是明镜被76号抓住了,也匆匆从赶了回来,到了家却又被告知明楼病重。

  

  

    “明先生是思虑过重引起的神经性头痛,再加上最近休息也不好,体质虚弱,所以才会发生昏厥。”

  

  

    “之前也常提醒他,阿司匹林副作用大,一天最多吃三次,不过从今天的情况看来,他是没把我的话放心里,希望你们作为家属能多劝劝。”

  

  

    “另外,明先生腰上的伤没有恶化,但是也要注意修养,避免落下病根,他出国以前的伤倒是都痊愈了,看来还是国外医疗技术好啊。”

  

  

    明镜不发一语坐在床边,帮明楼按着头上的穴位,隐藏在里面的白发让她恍惚,明楼这些年究竟瞒着她做了些什么,竟让他殚精竭虑至此。

  

  

    “至于明先生的心脏,虽然当时手术做的很成功,但之后毕竟又受伤,又出国,很难再恢复成以前的样子了。”

  

  

    苏医生并不知道,明楼刚到法国就病危住院,是明诚一直学着做营养好吃的东西,拼命给明楼往下塞,才终于让明楼熬过来。

  

  

    明镜回想着明楼刚出国的那段日子,都是明诚打电话回来给她报平安,她只当明楼是心里怨她,不肯和她说话,心里还为此难过了好久。

  

  

    “大哥,求求你,不要丢下我。”

  

  

    明台突然想起那年暑假去法国玩,自己笑话大哥长胖了,还让明诚以后少做点好吃的喂明楼,却不知那时的明楼才刚出院两天。

  

  

    明台只觉得脑中突然一片空白,只记得那天程锦云别有深意的一句话。

  

  

    “我们身边都有一个人,愿意为爱的人移山倒海,无怨无悔。”

  

  

    对于之前几篇,我也没有看到大家的评论,希望大家能多多鼓励,多多建议。

  

  

    最后对于坚持看文的小伙伴表示感谢。



评论

热度(98)

  1. 懒猫黑球一溪风月 转载了此文字
    心疼明楼一分钟
  2. clm猫猫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
  3. 一溪风月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
  4. 曲终人不散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
  5. 温柔的过去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6. 举世无双小蟒蛇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7. 『May』Be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8. 可可面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9. 非卖品%只管拖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