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猫黑球

【毒蛇】第九章 明楼

一溪风月:

举世无双小蟒蛇:



时光若缓.L.R.B.S:



第九章  明楼

  

  

    因为原作中并没有大姐被捕的情节,但个人很喜欢,故接下来两章纯属番外,请自行食用。

  

  

    

  

  

    明公馆,明诚垂手跪在大厅里。

  

  

    “怎么回事,说话!”

  

  

    明楼终究还是知道了消息,第一时间赶了回来,一回来就让明诚跪着回话。

  

  

    “大姐被人设计了,我不知道会有人跟踪大姐去苏州,我就把咱们的人给撤了。”

  

  

    这句话一出,明楼怒火中烧,他本就安排明诚派人一路保护明镜,他气的是明诚居然这么不顾大姐安危,私自撤了人。

  

  

    原本憋了一肚子气的明镜听到的确是另一回事,更是把之前一路上对明楼的怨气都发作了出来。

  

  

    “你,你们敢跟踪我!”

  

  

    “你怎么做事的?这种事情也用我教你吗!”

  

  

    “对不起,大姐。”

  

  

    跪在地上的明诚,在心里早把自己骂了千百回,听大哥责问,自知是罪责难逃,可又听明镜一说,反而怕明镜情急之下说了什么让明楼伤心,于是赶紧认错。

  

  

    “我谢谢你们派人跟着我,连我你们都敢监视,还有什么是你们不敢做的?”

  

  

    “76号有人想拿我做文章,外人想对我家人动手,你不知道吗?”

  

  

    明楼知道事情之后,已经想到了这件事发生的所有最坏的结果,他不敢想下去,却逼着自己不得不想下去。

  

  

    脑子里一幅幅画面不停的撕扯着他,大姐一身是血的看着他,他不敢看大姐的眼睛,那双眼睛里面有恨,有怨,有悔但最让他无法直视的是那份爱,是那深深的不舍。

  

  

    “是不是我每走一步身后就会有一双眼睛盯着我?”

  

  

    “我跟你说过,大姐出了任何问题第一个向我汇报,你当耳旁风了吗!”

  

  

    明楼终究无法容忍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家人的身上,要不是他让汪曼春出去看看发生什么事,还不知道到要怎么才能发现,居然发生了这种事。

  

  

    “你的意思,你监视我,就是在帮我?”

  

  

    “你觉得你不需要我帮助吗?”

  

  

    明镜始终还是单纯,很快就又掉入了明楼的语言陷阱,明楼原本最气的是自己,只是明诚这回事情办的实在让他心惊。

  

  

    “好好好,原来我真是该谢谢明长官,我能活着真是万幸了!”

  

  

    “大姐,他们想对你开刀其实是想放了我的血。”

  

  

    “你什么意思啊,我听不懂。”

  

  

    明诚听明楼突然把矛头转向明镜,以为他是气的糊涂了,也忍不住替明镜把事情说清楚。

  

  

    “大哥,大姐也只是误闯了黑市,应该不会有确凿证据的。”

  

  

    “应该没有,那是有还是没有啊?”

  

  

    明楼一听这话,气就不打一处来。明诚此刻恨不得咬了自己的舌头,吞回刚刚的话,想来也是跪的血液不畅,脑子不太清楚了。

  

  

   “现在有人拿枪指着我的头,你居然告诉我不知道枪膛里有没有子弹!”

  

  

    “有什么证据啊,我不就是去进点货吗?什么黑市不黑市的,76号人的手段你们还不知道呀,好好的生意人都能让人扣上抗日分子的帽子,不就是图人家资产吗,他们要想整我,什么借口找不来啊!”

  

  

    看到明楼越来越风平浪静,明诚脸色越来越白,他知道明镜要是再说下去,明楼就真的不知道要做出些什么事来。

  

  

    “你不要拿阿诚撒气好不好呀?是76号的人抓的我,你有本事拿他们出气去!”

  

  

    “好啊,我现在就去76号!”

  

  

    明镜还在自以为的安抚着情绪,明楼已经一步踏出了家门,明诚却是瞬间白了脸。

  

  

    “他…他干什么去啦?”

  

  

    “他说去76号给您出气去啦。”

  

  

    直到大门被撞得一声巨响,一跪一坐的两个人才反应过来,明楼居然真的直接丢下两个人出去了。

  

  

    “哎呀!你还跪在这里干什么呀!快起来呀!替我看着他,别让他再惹出什么事来呀!”

  

  

    

  

  

    明楼回家的路上就已经计划好了一切,回去只是看看明镜是否完好,听到她还能和自己争成这样也就安心了。

  

  

    还有那个特务头子,虽然还不确定是真的有人要动明镜威胁自己,还是明镜真的去了黑市被恰巧抓住了。

  

  

    不管怎么说都不能让这种威胁明家的人活着,一是要借此事件敲山震虎,二是让所有人知道,敢动明家人的后果,三是替明镜摘个干净。

  

  

    至于明诚,说到底他并没有什么实用的军衔,如果让他动手恐怕以后闲言碎语对他不利。

  

  

    更何况他太在乎自己,只怕到时候关心则乱,于是就有了罚跪这回事。

  

  

    明诚被明镜连拖带拽的推出家门却已经晚了,明楼早已先一步发动了汽车。

  

  

    明楼看着后面一瘸一拐跟着车跑的明诚,只是催促着司机开的再快点。

  

  

    

  

  

    而另一边,梁仲春知道事情闹大了,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边骂着他的手下,一边想让汪曼春给他出主意。

  

  

    就在汪曼春说要帮忙审那个犯人得时候,明楼一脚踹开了办公室的门,把里面所有的人都下了一跳,几乎同时摸上了枪。

  

  

    “明长官…”

  

  

    “梁先生,你很会做人嘛,抓抗日分子抓到我家里来了,收获很大吧?你写报告了吗?报告里是怎么写我的?你以为把我拉下水,我这个位子就是你的了吗?”

  

  

    明楼一闯进去,就截住了话头,他要牢牢的控制这场谈话的主动权,既要把梁仲春说成觊觎他位子的小人,还要把明家摘干净,最重要的是要试探他们对这件事的态度。

  

  

    “明长官息怒,发生这样的事情,是谁都不想的。”

  

  

    “发生什么事了?”

  

  

    “关于明董事长的事情,其实就是一个误会。”

  

  

    “误会?那我现在开枪打死你是不是也是个误会!”

  

  

    面对梁仲春自以为安抚的话,明楼完全听不进去,一声咆哮,一把拔出了枪,直指梁仲春的脑袋。

  

  

    这个变故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周围十几个特务脑子也没动,直接举起了枪,齐刷刷对准了明楼。

  

  

    “不许动,把枪放下,都放下!”

  

  

    见此情景,汪曼春显然就不如明楼那样淡定了,随即也掏出了枪想阻止他们轻举妄动,伤了明楼。

  

  

    “师哥,你冷静点。”

  

  

    “我非常清楚我在做什么!”

  

  

    明楼淡淡扫了一眼身后对他举枪的特务,脸上露出了一个轻蔑的笑容,直看的梁仲春发毛。

  

  

    “梁处长御下有方啊,谁要是再说76号人心不齐,争权夺利,我都不信!”

  

  

    听完这句话,梁仲春算彻底明白明楼今天是来摆架子来了,只是心脏却像发动机一样跳的连带脑子也跟着一团乱。

  

  

    “放下,把枪放下。把枪放下!”

  

  

    此时的梁处长内心是崩溃的,看着些没长脑子的属下,他真担心哪一个惹怒了明楼,只怕到时候他自身都难保。

  

  

    “明长官,关于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我已经基本上问清楚了。”

  

  

    明楼一向见好就收,不能逼的太紧,于是也放下了枪,一脸怒容的等着梁仲春讲下去。

  

  

    “这个老古玩店确实是一个黑市军火交易所,我们有证人,他们是在成功诱捕了一名嫌疑犯之后,遇到了明董事长。”

  

  

    “这件事情,就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他们有眼无珠,得罪了明董事长,我已经责令他们今天晚上…”

  

  

    明楼心下一凉,看来这件事还真不是一个简单的误会,但脸上表情却是怒极反笑,直勾勾的看着不断认错弯腰的梁仲春。

  

  

    “军火交易,黑市买卖,外加一个目击证人,而恰巧这个目击证人还是你们76号的人,好故事,好设计,却都符合抓捕要求,除了证据,证据呢?”

  

  

    他这番话表面是说给梁仲春听的,其实是在骂那个抓人的人没有脑子,就见明楼似笑非笑的看着梁仲春。

  

  

    “76抓人从来不需要证据!”

  

  

    那个又是证人,又是特务头子的人果然上钩,嚣张到极点的抢先回答了,就见梁仲春一脸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心想是死期到了。

  

  

    枪声一响,梁仲春吓的后退一步,这一枪并不是对着他,而是对着那个开口的特务,他头转了过去,就见那个特务死不瞑目的躺倒下来。

  

  

    “别别别,别冲动,别冲动!”

  

  

    这一枪打死了一个人,也彻底把梁仲春打的清醒了,明楼这岂止是来立威的,他还是为明镜来的,自己要是早些看出来,哪至于到这个地步。

  

  

    “明长官。”

  

  

    “梁处长,我看你们76号也没什么证据嘛。”

  

  

    “是是,没什么证据。”

  

  

    事情到这里差不多告一段落,明楼也算好明诚差不多该到了。

  

  

    果然,话音刚落,就见明诚狂奔进来,差点撞到他的身上。

  

  

    “没有证据,就最好。”

  

  

    明诚刚来,就看到地上那具尸体,再看明楼露出的笑容,听到梁仲春的话,立刻就都明白了。他来晚了,明楼已经解决了一切,只是在等他。

  

  

    “给他发阵亡扶裇金,你打报告,我批条子。”

  

  

    说完这句话,再也不愿多说一句废话,转身就走了出去,明诚看了一眼这些人,随后便赶紧跟了出去。

  

  

    对于之前几篇,我也没有看到大家的评论,希望大家能多多鼓励,多多建议。

  

  

    最后对于坚持看文的小伙伴表示感谢。



评论

热度(70)

  1. 懒猫黑球一溪风月 转载了此文字
  2. clm猫猫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
  3. 一溪风月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
  4. 曲终人不散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
  5. 温柔的过去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6. 举世无双小蟒蛇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7. 『May』Be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8. 可可面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9. 非卖品%只管拖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