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猫黑球

【毒蛇】第七章 明诚

一溪风月:

举世无双小蟒蛇:



时光若缓.L.R.B.S:



第七章  明诚

  

  

    大年初一的早晨,明家的人一向起得很早。

  

  

    明镜带着两个弟弟进入小祠堂,拜祭祖父母及父母,明楼和明台换了黑色的西服,依次跪拜,上香。

  

  

    祭祀完毕,明镜留下明楼关了门说话,明台一个人先行退出。

  

  

    明台在客厅里看见明诚在不停地打电话,他放轻脚步,趁着明诚打电话,溜进了明楼的书房。

  

  

    明楼的书房很宽敞,办公桌方方正正,摆着文房四宝,桌面洁净,一尘不染。书柜贴着一面墙,全是玻璃镶嵌的窗。

  

  

     隔着透明玻璃可以看清书目,只不过,书拒门是上锁的,最显眼的就是明楼搁在书案上的黑色公文包。

  

  

    公文包只有两个活动金属纽扣,明台认得,明楼在巴黎讲学的时候,就常用这个包,已经很旧了,据说,是父亲的遗物,很珍贵。

  

  

    明台的手正要有所行动,书房的门就被推开了,明诚站在门口。

  

  

    “大哥的书房平常不让人进来,你是知道规矩的,别为难我。”

  

  

    “我就是找本书。”

  

  

    “要找什么书?书单子尽管开来,我替你找。”

  

  

    “阿诚哥。”

  

  

    “现在先请出来坐。”

  

  

    “这里是我家。”

  

  

    “再不出来,我就不客气了。”

  

  

    “我走,阿诚哥你别生气,我这就走。”

  

  

    眼看明诚就要动手,明台决定还是好汉不吃眼前亏,不然真的闹到大哥那里,自己也没好果子吃。

  

  

    “想找哪一本书?”

  

  

    “有关十五世纪欧洲文艺复兴的…但丁的《神曲》。”

  

  

    “有倒是有,拉丁文版的,要吗?要我就给你拿。”

  

  

    “要。”

  

  

    “等一下。”

  

  

    明诚走进书房,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大串钥匙,打开明楼的书柜,很熟练地替明台取出一本拉丁文版的《神曲》。

  

  

    “我还想看骑士冒险的,上面有本《十字军骑士》,我看见了。”

  

  

    “大哥说,这种书少看一点为好。”

  

  

    “反侵略的!我偏要看!”

  

  

    明诚仰着头望了望书架,书的位置很高,根本够不到,便推了一个小梯子过来,爬上梯子去取书。

  

  

    明台站在他背后,一双手背着,反手迅速打开明楼的公文包,他的指尖钩进了公文包里,里面有一份文件被他轻巧地取了出来。

  

  

    “阿诚哥,是中文版吗?”

  

  

    “是啊,书目上也是中文啊。”

  

  

    “那我不要了,我要读原版。”

  

  

    “要读原版?你波兰语不是没考及格吗?”

  

  

    “正因为没考及格才要读啊。”

  

  

    “那你得等久一点,我找找,在哪一格呢?”

  

  

    明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伪装成打火机的微型照相机,他先是玩着打火机,明诚根本没在意,专心致志地替他找书。

  

  

    明台背着一双手,修长的手指灵巧地、迅捷地、动作娴熟地翻拍了身后的文件。

  

  

    “找到了,不过是残本,可能是大哥在加路赛尔桥的旧书铺里买的。”

  

  

    “对,大哥喜欢在那里买书的感觉。好像旧书铺里的书都沾了前辈学究的腐气,其实,全是灰尘。”

  

  

    明台奚落明楼,自己都觉得含沙射影的刻薄,明诚就像没听懂一样,慢慢地从小梯子上下来。

  

  

    “谢谢阿诚哥。”

  

  

    “你学会抽烟了?”

  

  

    “是啊。”

  

  

    “别在公馆里别抽。”

  

  

    “我锁在自己房间里抽,不让人看见。”

  

  

    “只要别让大姐看见就行,喜欢抽什么牌子的香烟?”

  

  

    “美女牌。”

  

  

    “改天给你两条好烟。”

  

  

    “好啊。”

  

  

    

  

  

    两个人从书房里一起出来,明台看见明诚把书房的门反锁了。

  

  

    “阿诚哥,你和大哥为什么会想到在这个时候回国呢?”

  

  

    “你想说什么?”

  

  

    “我大哥,在替新政府做事,是吗?”

  

  

    “大哥替谁做事,与我无关,我只知道,自己在替大哥做事。”

  

  

    “阿诚哥,自古以来,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你能清晰地分辨出,哪种为朱,哪种为墨吗?”

  

  

    “说得好,你能告诉我,你自己知道自己是哪种颜色吗?”

  

  

    “其实,颜色在不同人的眼底是不同的表现的,盲人的眼底全是黑暗,色盲的眼底皆是黑白与灰白。正常人眼里才有赤橙黄绿青蓝紫呢。”

  

  

    明台聚精会神地听,他的姿态就是让明诚尽情发挥,这个方法果然有效。

  

  

    “你是学过几何课的,用几何的原理来回答您的问题就比较简单且直接了。一维直线有前后,比如我;二维平面多左右,比如大姐;三维立体添上下,比如你。”

  

  

    “阿诚哥,我真服了你,你不愧是从小跟着我大哥长大的,连学究气息都能模仿到家。”

  

  

    明台用书拍了一下阿诚的肩膀,此刻,明楼从楼上下来,正好听到这话。

  

  

    “你们在说什么?”

  

  

    “大哥,阿诚哥说你是四维空间。”

  

  

    “什么意思?”

  

  

    “你问阿诚,我到大姐房间去读书。”

  

  

    明楼知道,明台去明镜那里讨明镜欢喜去了,这是明台要“犯事”的小前奏,两人对视一眼。

  

  

    “没事吧?”

  

  

    “顺风顺水。”

  

  

    “他来过了。”

  

  

    “是,手脚很麻利。”

  

  

    明楼把皮包打开,拿出第一份文件,上面写着“军需部购货计划时间表”。

  

  

    “投石问路来了。”

  

  

    “嗯,有目的的友好会谈,小少爷是聪明人,看似透明,其实复杂。”

  

  

 “76号的格局要变了。”

  

  

 “对我们有利吗?”

  

  

 “现在还很难说。”

  

  

 “您吩咐我从机要室的‘销毁间’下手,获取一些日本军方来往公函,很困难。我想法子弄了些碎片回来,复原了几份有关第二战区的炮火封锁线区域划定的文件。我搁在您文件抽屉的第三格里。”

  

  

    明楼伸手拉开抽屉,拿出一份拼凑好的文件。阿诚很用心,文件经过重新粘贴、吹风、熨干,放在桌面很清爽。

  

  

    “大姐前天在上海银行租赁了三个保险柜,其中有两个当天下午就有人存放了贵重物品,估计大姐是在替他人作嫁衣裳。”

  

  

    明诚将一张很薄的小卡片放到明楼书桌上,上面是三个保险柜的号码。

  

  

    “梁仲春有一个妻弟叫童虎,最近在外面很嚣张,梁处却处处炫耀,替妻弟撑场面。汪处与梁处迟早会有一场恶仗。”

  

  

    “好,真的能够狗咬狗,就再好不过,阿诚你辛苦了。”

  

  

    说完正式,明楼抬起头看着明诚,直看的他浑身发毛才缓缓开口。

  

  

    “阿诚,我现在想跟你说一件私事,家事。”

  

  

    “我,不想谈家事。至少,现在不想谈。”

  

  

    “阿诚,你要知道,有很多事情,我是说家里的事情,不是由我一个人说了算,也不是我能改变的。”

  

  

    明诚不答话,这也就代表他的态度,明楼点了点头,也不勉强。

  

  

    “只要你说让桂姨走,我一定会尊重你的意愿,让她离开。不过,我看她的确改变了不少,也许生活的艰苦改变了她的性格。”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为什么不多留给彼此一点时间呢?我不会勉强你附和明家任何人的决定,包括大姐在内,都不会替你做决定。桂姨的去留,取决于你。”

  

  

    “我不想看见她。”

  

  

    “好吧,今天下午,我让她离开。”

  

  

    “谢谢大哥。”

  

  

    明诚转身准备离开,却在门口突然停下脚步,他回过头,就见明楼的手已经按在了额头,心中很不是滋味。

  

  

    明楼翻阅那一份粘贴过的复原件,用红色的铅笔勾出明晰的记号,他一脸严峻,这是第二战区的背水一战。

  

  

    明诚知道,大哥的棋局即将生成,险象环生,一举三得。但是,这枚“死棋”很难逃出他设下的“圈套”,必死无疑。

  

  

    

  

  

    明台半躺在明镜的床上,床上搁着鲜亮的绸缎铺盖,他大声地用蹩脚的波兰语朗诵着小说的片段给明镜听,他知道明镜听不懂,他也就是想炫耀一下自己的语言才华。

  

  

    果然,这一招很奏效,明镜听了很欢喜,虽然不知道他读得对不对,却很像那么一回事,直到明诚进来。

  

  

    “大姐,您找我?”

  

  

 “阿诚,你坐吧。”

  

  

 “我不坐了,您有事尽管吩咐。”

  

  

 “阿诚啊,我知道你因为桂姨的事情,心底不痛快。十年的痛苦,不是说能忘就忘的。桂姨在乡下替你做了件棉袍,她自己也说粗针麻线的不讨好,可是,她也千里迢迢地背来了。你好歹就收着,给一个薄面吧。下午,我就安排她走,你礼貌上送她一下。”

  

  

 “阿诚哥为什么这么讨厌桂姨啊?我看桂姨很可怜啊。”

  

  

 “小孩子不准插嘴!”

  

  

    明诚的手舒展开,从明镜身边的雕花小桌子上拿起了棉袍。

  

  

    “我下午一定出来送她。”

  

  

 “阿诚,原谅她吧,她也老了,医生说,她当年只是一个可怜的狂想症患者。”

  

  

    明诚的腿像灌了铅,慢慢回到自己房间,头昏脑涨,情绪不稳定。他把那件棉袍扔到椅子上,自己养母送给自己的第一份新年礼物,在自己最不需要的时候,用来换取所谓“亲情”的礼物。

  

  

    明诚哭了,他承受过十年的苦难,受了十年的折磨。桂姨在他心目中犹如一个巫婆,永远呈现的都是幽暗的背影。

  

  

    阿诚是两岁左右被桂姨领养的,初来时,真是爱得很深,穿的、吃的、用的都是桂姨自己花钱买。桂姨连明楼上好的旧衣服都不给他穿,桂姨私下说,她儿子就算穿得差点,也是穿新不穿旧。

  

  

    阿诚不知道是哪一年变了天,不记得是几岁开始的,大约是五岁吧。桂姨就像疯了一样,没过多久,桂姨就变成了两张脸,人前疼着他,背后下刀子。

  

  

    他每天天不亮就被桂姨用鸡毛掸子赶起来,去搬煤,去烧水,去扛沉沉的木头,并逼着他用斧头劈。

  

  

    桂姨不准他往明家人跟前凑,当着明镜,只说自己是佣人的命,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儿子将来再服侍人,明家人一走,阿诚就被桂姨使唤得团团转。

  

  

    明楼书房的窗子阿诚得擦得亮亮的,书桌要擦得一尘不染,书房的椅子他永远不能坐,书桌上的书不准他碰一根手指头。

  

  

    他时常饿着,桂姨每日说到厨房拿吃的给自己,从来就没有过,饿昏过去,就是一顿打。

  

  

 阿诚很想去读书,很想出门去看马路上的汽车,他每天夜里睡在冰凉的地上,常常想去死。

  

  

 自己活得太卑微了。所有的物质都来自施舍,包括精神。所有的虐待都来自“恩养”,包括精神上的虐待。

  

  

 他要结束这长达十年的噩梦,逃跑那天,他准备得很充足,如同一次“越狱”。他给自己准备了水壶、把积攒下来的碎饼干缝在自己衣服的夹层里,独独没有钱。

  

  

    他在明楼书房偷了张地图,因为不识字,打算到大街上找人替他把孤儿院的位置找出来,自己走也能走去。

  

  

    “越狱”失败了,一生中唯一一次自己做主的“越狱”以失败而告终。但是,行动上的失败把自己引向了人生中的转折点,迈出了人生中最光彩的一步。

  

  

 他是饿昏了,就在大街上,毒太阳底下,路灯的路基下。离明楼的中学只有一步之遥,阿诚后来把这次“晕倒”叫做“鬼使神差”。

  

  

 明楼把他捡了回来,在明楼的书房里,他先是支支吾吾地胡说八道,前言不搭后语。明楼原先有些疑心,桂姨的举动和阿诚平日的不见人影。阿诚除了过年过节,穿得一身干干净净出来应个景,其余时间俱是不见人影的。

  

  

   明楼每次要问,明镜却说,桂姨心肠好,舍不得阿诚出来低眉顺眼的,还说,阿诚已经在念书了;别人家的事情,不好多管;佣人也有佣人的尊严。全是谎言,现在仿佛全都一目了然了。

  

  

    明楼叫身边跟随的仆人剥了阿诚的上衣,撕开夹层,落了一地碎饼干,阿诚心痛地趴在地上抓来吃。

  

  

    明楼简直气疯了,家里居然有桂姨这种混账东西!他打电话把明镜叫回来,他叫明镜自己看,看阿诚身上的伤痕,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好的。

  

  

    明楼少有动怒,在家里,在明镜跟前从来都是和顺有礼的。这一次,明楼做主了,他叫人把桂姨的东西收拾好,全都搁在大门口,等桂姨回来,就叫她走人。

  

  

    桂姨回来,才知道大局已定,她在公馆门口哭了很久,求大小姐原谅自己。没有任何人出来答理她。

  

  

    她在门前一直哭,说自己做了十几年的工,明家不能这样对待自己。

  

  

    明楼叫仆人出去告诉桂姨,明家不会支付她工钱,如再纠缠,就报警,告她虐待养子,告到她受审坐牢!

  

  

    “你要折辱一个孩子,你要虐杀一个人,我就偏要他成才,成为一个健康人,一个正常人,一个受高等教育的人。不会辜负你抱养这个孩子的初衷。”

  

  

    那天以后阿诚就跟着明楼有了姓,他始终没有忘记明楼那天的承诺,在他的眼里,明楼就是他头顶的天,心里的神。

  

  

    从此以后,桂姨消失在茫茫上海滩。据说,她回东北老家了,再也没人看见过她。三四年后,明镜接到了桂姨的书信,除了忏悔就是难过。

  

  

    

  

  

    明诚陪着明楼出国后,据说桂姨曾经回过上海看明镜,只是没在家里住,依旧住在教会的收容所里。后来,桂姨就不知所终了。

  

  

    明诚曾经想过,有朝一日,这个内心阴暗、狠毒的妇人,会因为贫困、疾病、饥饿来乞求自己收留,让他好好出一口十年来的恶气。

  

  

    她来了,虽说不如自己想象中的落魄、潦倒,但是自己没有一丝一毫的得意和快感。

  

  

    这样一个毒打自己的毒妇得到了应有的下场,而且还厚着脸皮到自己眼底来讨生活,自己该高兴了,却如此难以忍受。

  

  

    他感到压抑和难过,他宁可她在乡下过得富足点。

  

  

    明诚只觉心尖酸楚,泪如雨下,他自己搞不清楚为什么哭,他就是想哭。忽然,他听到了门口有细微的脚步声,他听出来,是明楼的脚步。

  

  

    明楼听到细微的哭声,微微叹息,他想,阿诚太善良,善良到委屈自己的心,也要去顾全一个差一点虐杀自己的人。

  

  

    

  

  

    下午的阳光很好,明镜和桂姨一同走出来,明台和明楼站在她们背后,出于礼貌,明诚拎了只皮箱出来。

  

  

    桂姨跟明镜说着家常话,但她的眼光几乎全都落在明诚身上,大家都注视着明诚的一举一动,看见他把桂姨的行李箱搁在了洋车上。

  

  

    桂姨知道,自己该走了,她握了明镜的手,说了感激的话。她始终都很畏惧明楼,所以跟明楼只是微微颔首致谢。

  

  

    明台倒想跟她热络热络,可是,看见一家人都绷着,不敢太放肆,只对着桂姨嘻嘻一笑,跟她说,再会。

  

  

    “谢谢。”

  

  

 “保重。”

  

  

    母子俩从彼此憎恨,再到彼此生疏,用了整整十几年漫长的时光。

  

  

 明诚看到桂姨的腿有些不利落,从前虎虎生风的猛步,到现在步履蹒跚的一副“衰”相,明诚的心一直往下落。

  

  

 他看见桂姨的背影在阳光下显得渺小且卑微,动作迟缓,反应迟钝,她的双肩有些微微耸动,他感觉得到她在哭。

  

  

 快步走过去,叫住了黄包车夫,伸手就把桂姨的行李箱给拎了下来,然后,头也不回地给拎回去了。

  

  

 明诚感觉,自己放下皮箱时,心情沉重,直落千丈,自己拎起皮箱时,心如朗月,轻巧万分。

  

  

    母子间的情感从这行李箱的一放一提,而彻底回到原点,重新开始,原谅一个人远比憎恨一个人要愉悦得多。

  

  

 明楼的心里也颇多感触和喜悦,阿诚的字典里,从今没有仇恨,充满了善良和忠诚。

  

  

 明镜心里很温暖,明家毕竟培养了一个懂得谅解的善良人。

  

  

    她忍不住看向明楼,阳光下明楼笑容恬淡,整个人就像阳光一样直射到她的心窝。



评论

热度(71)

  1. 懒猫黑球一溪风月 转载了此文字
  2. clm猫猫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
  3. 一溪风月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
  4. 曲终人不散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
  5. 温柔的过去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6. 举世无双小蟒蛇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7. 『May』Be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8. 可可面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9. 非卖品%只管拖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10. 非卖品%只管拖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11. 非卖品%只管拖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