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猫黑球

【毒蛇】第三章 出巢

一溪风月:

举世无双小蟒蛇:



时光若缓.L.R.B.S:



第三章  出巢

  

  

    明楼是下午一点左右离开了聚会,理由是有要先去买点东西,回去好见大姐,另外还有一个大生意要做。

  

  

    “大哥,吃药。”

  

  

    明楼吃完药,安静的坐在沙发上等药效发作,这才体会到大姐那一巴掌的力气,只觉疼的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还伴随着阵阵耳鸣。 

  

  

    “明明学了这么多年的格斗技巧,怎么也不知道躲一躲,卸点力也好啊。”

  

  

    明诚见他一声不响的忍着,大冬天的,额头却沁着汗,就觉得堵的慌,一肚子邪火发不出去,却忍不住心疼,就又加了一句。

  

  

    “下午76号的会要不要延迟一下?”

  

  

    明楼这才睁开眼睛,这双眼睛里没有痛苦,相反的,很亮阴沉,如同寒潭一般宁静冰冷。

  

  

    

  

  

    汪曼春接到新政府办公厅的电话,命令76号的情报处处长汪曼春和行动处处长梁仲春去见新上任的特工总部委员会的新会长。

  

  

    新政府办公厅宽阔的走廊上,汪曼春和梁仲春被一名新政府工作人员引领到二楼的会长办公室门口,并礼貌地请他们稍等。

  

  

    汪曼春看着新会长办公室的门不断地推送、开合,文秘、职员、军官,甚至有日本人络绎不绝地进进出出。

  

  

    忽然,办公室里传来一声鬼哭狼嚎的求饶声,声音异常刺耳,半分钟之内,有两名护卫拖着一个男人从房间里出来,那个男人浑身瘫软,一个劲地号哭。

  

  

    汪曼春认得那个男人,是新政府军事训练部次长的侄儿,据闻半个月前他以教官的身份在训练部的新兵营地里强奸了一名女兵。

  

  

    新政府碍着他伯父的面子一直没有处理他,想不到这里有一个不怕事、不怕得罪人、雷厉风行的长官。

  

  

    “二位,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明先生还有一些公务正在处理,不过,现在你们可以进去了。”

  

  

    汪曼春和梁仲春走进新会长的办公室,她眼前一亮,心一沉,她果然看见了明楼。

  

  

    明楼斜倚在圈椅上,一只手撑着腰,姿势很随意,眼正对着窗口像在沉思。

  

  

    “梁处长和汪处长来了。”

  

  

    听到明诚提醒,明楼这才转过身来,把注意力集中到两位处长身上,梁仲春与汪曼春同时立正敬礼,站得笔直。

  

  

    “卑职特工总部行动处处长梁仲春。”

  

  

    “情报处处长汪曼春。”

  

  

    明楼的镜片在阳光下折射出一道光,梁仲春眯了眯眼睛,又感觉眼镜背后的那双眼睛正看着自己,立刻恭顺的低下了头。

  

  

    “梁处长是吧?”

  

  

    “是,明长官。”

  

  

    梁仲春声音洪亮,震的明楼的头又是一阵疼,脸上却带上了一个神秘莫测的笑。

  

  

    “昨天晚上,我跟你们易主任谈了一次话。我呢,只是个挂名的特务委员会的会长,真正干实事的人还是你们。”

  

  

    他走回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了下来,手有意无意的敲着桌上的文件,声音也扬了起来。

  

  

    “上个月,仅仅一个月的时间,新政府损失了新任官员二十一名,二十一条人命呀!”

  

  

    “你们是干什么吃的?”

  

  

    “明长官息怒,我们已经枪决了在押抗日分子四十五名,以示报复。我们还会…”

  

  

    “报复只是手段,不是目的。我们的目的是要有效控制住‘暗杀’。”

  

  

    明楼隐隐透着寒光,让人触骨地感受到他无声的震慑力,明诚嘴角翘起,他知道明楼又开始欲擒故纵了。

  

  

    “说到抗日分子的枪决名单,四十五名里面,居然有一个十四岁的卖花女孩子,罪名居然是‘破坏案发现场,扰乱治安’?这是重庆分子吗?是中共抗联吗?简直就是草菅人命!还有,我记得,梁处长是中统转变人员吧?”

  

  

    “是。”

  

  

    “那就难怪了。这份枪决名单里,有十八名原中统人员,有的已经退出中统了,你梁仲春与他们素有嫌隙,千方百计将他们捉来,定了死罪。你的心根本就没放在保护新政府官员上,你一心都在抓旧政府的夙敌,公报私仇!”

  

  

    梁仲春感觉汗已经顺着额头留了下来,双腿止不住的在颤抖,明楼也看差不多了,声音柔和了下来。

  

  

    “当然,你也有你的难处。做情报工作的,不是杀人,就是被人杀。我理解你的想法,但是,我不认同你的方法。我希望,我将来的办公桌前不再出现类似的‘报复杀人’的名单。梁处长,你能做到吗?”

  

  

    “能,能能。”

  

  

    “好,我很欣慰。新政府正在用人之时,你们一定要懂得,保护新政府的安全为第一要紧之事,你们的担子还很重。”

  

  

    “是,明长官。梁某一定尽心竭力,为国家效力。”

  

  

    “凡事决心大,方法对,就会事半功倍。”

  

  

    明楼知道,火点的差不多了,点到为止一直是他的宗旨,此时,目光才正式投向汪曼春。

  

  

    “汪处长,我看过你的工作档案,说实话,我不敢恭维,情报处至今未曾破译出敌方一套密码。”

  

  

    “明长官,我汪曼春不是学破译出身的。”

  

  

    “汪处长,你的意思是,这一行你干不了吗?”

  

  

    汪曼春顿时哑口无言,她没有想到明楼会完全不给她留有余地。

  

  

    “汪处长,我需要在短时间内看到你的实力和效率。”

  

  

    明楼看上去也有些疲惫,他叹了口气,手扶着腰缓了片刻,才缓缓坐回了椅子,他觉得谈话可以结束了。

  

  

    “明长官,有一件事,我想向您请教。”

  

  

    “汪处长请讲。”

  

  

    “既然大家坐的是同一条船,你为什么这一个多月来包藏得如此之深呢?你是不信任我,还是存心来耍我呢,明长官?”

  

  

    “汪处长,我们的确坐的是同一条船,只不过船舱分了上、中、下等而已。头等舱的旅客有权走贵宾通道,同时,也可以上甲板跟普通舱的旅客一起看看海。明白了吗?”

  

  

    “明白。”

  

  

    汪曼春脸上勉强的笑了笑,真想当面给他一拳,或者掉头就走,可惜现在,自己偏偏气得有些站不稳。

  

  

    “你不明白,我的汪处长。”

  

  

    明楼的眼睛凝视着她,忽然对她温情十足地粲然一笑。    

  

  

    “曼春,你来。”

  

  

    汪曼春跟着他的脚步来到窗前,窗外是一条柏油马路。

  

  

    “曼春,你在76号可以心情轻松地看打看杀,或者换句话说,亲杀亲埋,身体力行。证明你已经是新政府强权下的铁翼了。”

  

  

    “但是,你要记住,再强的巾帼英雄于乱世中始终都是依附强权的一翼而已。而新政府的羽翼将慢慢丰满。”

  

  

    “所以,懂得收翼放翼,甚至剪翼,才是跻身为一翼的首选。我就是在替你剪翼,当面泼冷水的人,才是亲人。你,明白我待你的心吗?”

  

  

    汪曼春感觉自己要被眼前这个男人给害死了。明楼的嘴可以把最不讲理的话瞬间化为一段掏心掏肺的肺腑良言,她忽然又有一种很踏实的感觉,毕竟明楼说出了“亲人”这两个关键字。

  

  

    “师哥,我从没想过要跟你起争执。”

  

  

    “你呀。”

  

  

    明楼用手指点了点她的前额,他似真非真地笑着,关怀着,甚至暗示着。

  

  

    在明楼心里,一定要牢牢控制住汪曼春,松紧适度,这个绝妙“好棋”他要用在刀刃上。

  

  

    因为一旦启用,万劫不复。

  

  

    

  

  

    傍晚,一辆黑色的汽车由新政府办公厅直接开往明公馆。

  

  

    天色渐渐阴暗下来,潇潇地下起了小雨,残枝落叶掩覆着林荫小道,青色的暮烟,从车窗边淡淡掠过。

  

  

    明楼闭目养神,他实在是太累了,累得连感受疼痛都成了奢侈。

  

  

    明楼回到明公馆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疲惫不堪的他倒在沙发上就有些起不来了,明诚接过他的衣服。

  

  

    “大姐在小祠堂等你。"   

  

  

    明楼知道,明镜在等自己去上演一场“三娘教子”,偏偏自己想唱一出“大保国”,戏码在明镜手上,不过呢,唱本在自己心里。   

  

  

    明诚想拦住了明楼,却不知该说什么,就见明楼突然回头看他,轻轻点头,他突然觉得眼眶一湿,还好明楼已经匆匆走了上去。

  

  

    

  

  

    所谓小祠堂,就是在明公馆里单辟了一间房,挂着明家先辈的遗像,用于家人祭祀之用,通常大年三十夜祭祖,对明家子弟开放一夜。

  

  

    明楼硬着头皮走进小祠堂,头痛的毛病无时无刻不在折磨他,好在之前背着明诚嚼了几片阿司匹林,今晚总能熬过去。

  

  

    明镜穿了一身黑丝绒的湘绣旗袍,冷着一张脸,坐在房间里,方桌上供着父母灵位,祭着一根马鞭,一来代表不忘本,二来代表明家的家法。

  

  

    “跪下!”

  

  

    明楼在外做事的准则是:赶尽杀绝!

  

  

    而在家里的原则是:识时务者为俊杰!

  

  

    明楼脱下了外衣,平整的放在了身侧,两手贴着裤缝,笔直的跪在了明镜前面。

  

  

    “我今天要不去找你,你是不是打算这辈子都住在汪家?”

  

  

    “大姐您误会了。”

  

  

    “误会?你当着父母的面,老实告诉我,你心底是不是还惦着那个汪曼春?”

  

  

    “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好,很好,那我问你,你既然心中无她,为何这五年来一直没有再交女友?你不要拿缘分未到来搪塞我,我是断然不信的!”

  

  

    “姐姐要听真心话?”

  

  

    “讲!”

  

  

    “匈奴未灭。”

  

  

    这是明镜听到的最铿锵有力的回答,她眼前一片雪亮,嘴上却越发严厉

  

  

    “好一个匈奴未灭,何以为家,口口声声说匈奴未灭,却日日夜夜穿梭于汉奸走狗门下,我看你早有附逆为奸之意,卖国求荣之心!”

  

  

    “明楼幼承庭训,唯知精忠报国,岂敢附逆为奸!明楼若有半点卖国求荣之心,情愿死在姐姐枪口之下!”

  

  

    “好一个精忠报国!好一个不敢附逆为奸!那么请问新任汪伪政府海关总署督察长、伪财政部首席财经顾问明楼先生,对于你的官阶头衔有什么新解释吗?你不要告诉我,你在曲线救国!”

  

  

    “还不止这些,新任时局策进委员会兼特工总部委员会新会长、周佛海机要秘书。”

  

  

    “你接着说。”

  

  

    “说什么?”

  

  

    “你不打算解释吗?”

  

  

    “解释有用吗?您都把话给我堵上了,我除了曲线救国,还真没第二句可说。”

  

  

    明镜见他平淡中透着耐人寻味的一抹笑意,她心中有了十足的把握,她背转身去,伸手欲取祭台上的马鞭。

  

  

    明楼一看马鞭,心里一慌,他到现在都还能记起那一年自己在马鞭下辗转。

  

  

    “大姐,凡事何必要一一点破呢?”

  

  

    “我倒忘了,明大公子讲话,历来喜欢说半句,留半句。所谓点到即止。”

  

  

    她叫了他明大公子,明楼觉得浑身一疼,看来今天很难完整的出去了。

  

  

    “大姐,明楼是身在曹营心在汉。”

  

  

    他想,话已说白了,还不能解脱吗?任谁也能听出弦外之音,话中之意了。

  

  

    “好一个身在曹营心在汉,分明就是一条‘变色龙’,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你当着我,说,身在曹营心在汉。你当着周佛海,就会说,效忠新朝,努力国事。你当着汪曼春,你该说,只羡鸳鸯不羡仙。你要落到抗联手上,你会不会说,你来自抗日统一战线?”

  

  

    “真是知弟莫若姐。”

  

  

    明楼以为明镜已经明白了,可话音未落,明镜回手刷地就是一鞭子,这一鞭来得太过迅猛,明楼猝不及防,腰上传来一阵剧痛。

  

  

    这一鞭打乱明楼的思路,他很快明白过来,自己无意中落入明镜的陷阱,她最后一句话别有深意,她在甄别自己姓“国”还是姓“共”。

  

  

    “明大公子,清醒了吗?”

  

  

    “大姐,有话好说。”

  

  

    “好,你清醒了就好,千万别在我这里背台词,做演讲,我不吃那一套。你在外面,嚣张跋扈也就罢了,你到了家里,就给我规规矩矩地说人话!你说,你这次回上海做什么来了?”

  

  

    “做中国人该做的事。”

  

  

    “拿什么来证明?”

  

  

    “时间。”

  

  

    “多久?”

  

  

    “可能会很久。”

  

  

    “很久是多久?”

  

  

    “也许三五年,也许七八年。”

  

  

    “这么长的时间,给足了你改弦更张的机会。”

  

  

    明镜看着明楼,她话里的意思很明显,他可以随时随地弃暗投明,以期来日。

  

  

    “依姐姐之意呢?”

  

  

    “我倒有一个法子,可以立辨忠奸。”

  

  

    “姐姐请讲。”

  

  

    “我呢,打算后天飞香港。”

  

  

    明楼努力直了直身子,冷汗已经湿透了衬衫,腰上的伤也有些发麻。

  

  

    “一来呢,我有两笔款子要到香港的银行去转账。二来,明台一个小孩子在那里读书,又辛苦又没人照顾,我想去看看他。这三来…”

  

  

    明楼锐思锐觉,他知道,所有的铺垫都为这第三桩事而来。

  

  

    “我要带两箱货出去。”

  

  

    “姐姐订的是法航的飞机吧,法航的飞机场在租界,您要带货很方便啊。”

  

  

    “问题是,我的货都被押在吴淞口呢!”

  

  

    明楼心中霍然明亮,直为自己那一鞭喊冤,不过心中总算稍稍松了点。

  

  

    “我需要两张从吴淞口出关的免检货物特别通行证。”

  

  

    “大姐,您早说啊,您求人办事…您什么时候要?”

  

  

    “我后天的飞机,你说,我什么时候要?”

  

  

    明镜的心火被明楼那会意的一笑无形中扑灭了大半,但她依旧绷着脸。

  

  

    “你签还是不签?”

  

  

    “那我回去替您拿通行证的文件。”

  

  

    “不用了,我替你拿好了,我们生意人,抢时间就是抢商机,商机要没了,我到哪儿哭去啊,明长官?”

  

  

    “大姐,您看,我还跪着呢,我起来给您签。”

  

  

    明楼的确是累了一天,借机伸展,腰上却疼的紧,一撑居然没站起来,他又怕大姐担心,就听大姐的声音传了过来。

  

  

    “谁叫你站起来的?跪下,你做了这种汉奸‘狗官’只配跪着签。”

  

  

    面对明镜的强势,明楼无奈地苦笑了一下,跪着从口袋里掏出一支帕克金笔,一手扶着腰,一手迅速签好两张特别通行证。

  

  

    “您能告诉我,这批货的去向吗?您是运往重庆呢,还是运往延安呢?”

  

  

    “运往抗日前线。”

  

  

    

  

  

    明楼从祠堂出来就见明诚一脸担心的等在楼下,心里一暖,抬脚向他走去。

  

  

    “大哥,大姐没打你吧?”

  

  

    “咱明家大姐还是深明大义的。”

  

  

    明诚听着明楼黯哑的嗓音,再也忍不住,上前一步就要查看,当初为了汪曼春挨的一顿打,到现在都让明诚心有余悸。

  

  

    明楼轻轻挡开明诚的手,一脸好笑的看着他紧张兮兮的样子,他又何尝不想找个人诉诉苦呢?可他是明家大哥,明诚的天,他怎么能软弱。

  

  

    “大哥都告诉大姐了?”

  

  

    “能说的都说了,也不知道领悟了多少,不过我倒是基本确定大姐的身份了。”

  

  

    明诚看着大哥笑容里带着一些得意,也忍不住撇了撇嘴角。

  

  

    

  

  

    第二天早晨,露珠鲜润,空气清新。明公馆的客厅里,明楼陪着明镜好心气地说着话,不时替她斟杯牛奶,一派亲睦友爱。

  

  

    “明台上学期去巴黎索邦大学的入学考试有正式回音了吗?”

  

  

    “有了,他的成绩单我带回来了。古希腊研究、欧洲与国际关系史,他考得不错,不过,考古学和波兰语,他没有及格。”

  

  

    “提起这事,我倒要多说几句了。这孩子被您给惯坏了,一点打击都受不了,心气高,听不进劝,我在巴黎多说了他几句,他抬腿就跑到图尔去了,且打电话跟我说,他不读了,他要去图尔读法律。把我给气得…”

  

  

    “咱们家的孩子是心气高啊,你心气就不高吗?”

  

  

    “我的棱角早给您磨平了。”

  

  

    “我寻思着香港也不是保险箱,得想想法子让明台有一个相对稳定的学习环境,像这样隔三差五地换学校、换教授,甚至换专业,终究不是长远之计。”

  

  

    “那倒是。大姐,您去香港…”

  

  

    “说话你就好好说,别带着邪气,让人不待见。”

  

  

    “我哪里有邪气了?”

  

  

    “你讲话还不邪气呢?邪气十足。你爽爽快快地说,好得多呢。”

  

  

    明楼被明镜呛的也不知是该笑还是该哭,赶紧正了正自己的衣服,决定有话直说。

  

  

    “您这次去香港,我替您订酒店吧。”

  

  

    “你打算花笔钱,让我住你安排的酒店?”

  

  

    “怎么样?”

  

  

    “还有什么花样,一块说。”

  

  

    “我有一位朋友,会到您下榻的酒店,递送一封文件。您只要把那份文件原封不动带回来给我就行。”

  

  

    “听起来‘惠而不费’。”

  

  

    “当然,我还把您那两批货的关税给免了,怎么样,大姐?”

  

  

    “等价交换?”

  

  

    “不敢。”

  

  

    “成交。”

  

  

    姐弟二人相视一笑,彼此心照不宣,正事说完,明镜这才看了看明楼一直暗中扶在腰上,没能放下的手,脸上又寒了寒。

  

  

    “都多大的人了,不知道自己上药吗,还用我逼着?”

  

  

    明楼心里一暖,反射性的放下了手,却没有再说话,他不想让任何话破坏这一刻的温暖。
      

  

  

    沉闷的下午,明楼从周佛海的公馆出来,坐上了自己的车,明诚看他又是一脸倦容,走路也有些吃力。

  

  

    “先生,您怎么样?”

  

  

    明楼靠在汽车软垫上,摘掉眼镜,揉了揉鼻梁,深吸了一口气。

  

  

    “我没事,内外交迫而已。”

  

  

    明诚不再答话,车子继续往前开,只是余光时而看向后座的明楼。

  

  

    “我去海关查过了,大小姐那两箱货全是西药,盘尼西林占了半数。这种药,在市场上是以黄金计价的。大小姐相当于带了整箱黄金去香港。中午的时候,大小姐来提货,我悄悄护送到公馆,估计明天她会直接带去机场,还有…”

  

  

    “我看您昨天晚上的衬衣和外套上裂了,还有一道血迹。我替您预约了苏大夫,我怕大小姐不高兴,所以,没叫他上公馆,今天下午五点左右去他的诊所,替您简单处理一下。您得上点药,好消炎。”

  

  

    听了明诚的话,明楼隐隐约约觉得腰间有些刺痛感,所以他不反对。

  

  

    “嗯,给明台的电报你发了吗?”

  

  

    “发了,我给小少爷发了七个字:明日姐到港大兄。香港皇家酒店我也预定好了,我定了两套房。409,321。”

  

  

    “跟目标距离?”

  

  

    “最佳射程。”

  

  

    “好,做得好。”

  

  

    “您还有什么事吩咐?”

  

  

    “没事了,剩下来就只有一件事了,速度。”

  

  

    “大哥,以后不管什么事,都别瞒着我。”

  

  

    明楼知道明诚是说瞒着他受伤的事,心中一暖,轻轻点头,明诚用余光看在眼里,嘴角这才有了弯度。

  

  

    明诚早已习惯了服从明楼的一切决定,用崇拜依赖的目光跟随着明楼走出的每一步,学习着他的说话方式,甚至是他的写字笔迹。

  

  

    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明诚已经不再需要明楼替他遮风挡雨了,他只希望有一天,能用自己的肩膀为他分忧。
     

  

  

    十点钟左右,明镜在酒店寄存好贵重行李,接着,上车前往香港大学。她想着马上就要见到明台,心情格外好。

  

  

    明镜此刻站在台阶上,她手上拎着一个漂亮的西服包装袋,乌黑的头发梳得整整齐齐,一袭高领旗袍,三粒纽扣别具风华。

  

  

    “大姐!”

  

  

    明台欢快地从台阶上直冲下来,直扑到明镜怀里,明镜不由自主向后噌噌噌退了三四步,才得以站稳了。

  

  

    “你这孩子!”

  

  

    明镜嘴上嗔怪着,脸上绽放着开心的笑容。

  

  

    “大姐,我想死您了。我不管啊,我不要您走了,您就留在香港给我做饭吃,不然,我就跟您回家。我不要一个人待在这里。”

  

  

    “让姐姐看看你,这段时间过得怎么样?”

  

  

    “您看,我都瘦了一圈了。”

  

  

    “是啊,晒黑了。”

  

  

    明镜和明台在学校的草坪上,找了一个玉白色的长椅坐下。明台把书本和笔记搁在椅子上,明镜瞄了一眼,心里很欣慰。

  

  

    “小弟,你看,我给你买了一套巴黎朗万的西装,我专门托人带到上海的。”

  

  

    “我不喜欢这颜色。”

  

  

    “你不是喜欢穿浅色吗?”

  

  

    “那,那人家现在皮肤晒黑了嘛,穿浅色不好看。”

  

  

    其实,明镜心里,特别喜欢幼弟的坦白可爱。在她看来,明台的心灵就像杯子中的白开水一样纯净甘甜,就像曾经的明楼。

  

  

    而如今的明楼,说实话,就像杯子中倒进的中药汁一样,虽然隔开了药渣等沉淀物,但是依旧混浊不见底,最重要的是,你不到最后,不知道是“良药苦口利于病”,还是“试药三分毒”。

  

  

    明镜是越来越看不懂明楼了,而明台却成了他们难得的一个共同目标,如何保持明台这一块璞玉的本真,就显得难能可贵了。

  

  

    “哪里就黑了,姐姐就那么随口一说,你倒当真了。我们小弟穿什么都好看。”

  

  

    “我不要穿,给大哥穿。”

  

  

    “买都买了,你大哥跟你的尺码又不合。”

  

  

    “那好吧,我穿。免得您拿回去说我嫌弃颜色不好,倒要惹得大哥多少话出来,我受不了他唠叨。”

  

  

    “你大哥在法国的时候时常唠叨你吗?”

  

  

    “可不是,烦死了,像个老保姆。”

  

  

    明镜再次忍不住笑起来,她实在想象不出来,这两兄弟在法国的时候,是怎么混过来的。

  

  

    “大哥回上海了吗?”

  

  

    “嗯,他叫我代他向你问好,叫你在学校里好好读书,不要贪玩,偷懒。还有,不要见着漂亮女生就追。”

  

  

    “哪里有,大哥最喜欢造我的谣。大姐,其实呢,我不想读了…”

  

  

    “不准胡说!”

  

  

    “你们送我到这里来,无非觉得这里保险嘛,其实一样乱啊,成天封锁交通,一到晚上就分区停电啦、戒严啊。学校里有的时候连水都没有,您看,我好久没洗头了。”

  

  

    “你下午还有课吗?”

  

  

    “没有啦。”

  

  

    “那这样吧,姐姐带你先回酒店,让你好好洗个澡,晚上一起吃饭。”

  

  

    “还不止呢,姐姐替我买桂花年糕吃,还有老婆饼、杏仁饼、煨鱿鱼、五香熟花生。”

  

  

    “你一个人吃得了这么多吗?”

  

  

    “吃不完,带回去给同学吃。”

  

  

    “男同学?女同学?”

  

  

    “不告诉你。”

  

  

    “这么大了还撒娇,羞不羞啊?”

  

  

    明台趁势闹着要明镜给自己洗头,说是撒娇撒到底,不能白背了这个名声,要名副其实才好,弄得明镜哭笑不得。

  

  

    在不安定的战乱生活中,明镜在明台身上感觉到了温暖如家般的情绪,增添了她对心纯如水般小弟的怜爱。

  

  

    

  

  

    明镜把明台带到了明楼安排的旅馆,交代了几句,就出去办事了,等她回来,酒店已经开始全面配合警察核查员工及入住客人。

  

  

    明镜心里一阵紧张,在心里暗骂明楼,安排自己住在这家酒店,到底有何目的?

  

  

    明镜心中惦着明台,回到房间,赶紧去看他,推开卧室的门,看见明台穿着件真丝睡袍,趴在软软的绵枕上,睡得异常香甜。

  

  

    他的头发上还弥散着柠檬洗发膏的香味,明镜的心一下就踏实了,轻轻地靠着床边坐下。

  

  

    “姐姐…姐姐,姆妈在箱子里。”

  

  

    明镜像被针扎了一样倏然回头。她分明看见明台眼睫下滑出的泪珠,可怜的孩子,明镜两行清泪夺眶而出。

  

  

    这么多年,她以为他已经忘了,原来,这孩子一丝一毫也没有忘记,他的姆妈在“箱子”里。

  

  

    她的脑海里闪过二十年前的一幕,穿着一身黑色旗袍的自己抱着浑身上下披麻戴孝不足三周岁的小明台。

  

  

    十岁的明楼穿了一身黑西服替明台焚烧纸钱,戴孝扶棺。

  

  

    一排枯树,一簇孤坟。

  

  

    明镜突然想不起那天的明楼,那一天他头发疏的很顺,那天他静静跪在一边。

  

  

    她不记得那一天的明楼在做什么,但从那一天之后,他就成了明台的大哥,她再也没有叫过他弟弟。

  

  

    华灯初上,夜色阑珊。

  

  

    姐弟二人出门后,先去了趟百货公司,明镜给明台选了衣服、领带、皮鞋。明台按着王天风的尺码装了一套西服,说是回学校送给导师。

  

  

    黑夜底,明镜,明台走在落叶萧萧的马路上,一辆黑色的汽车像一只小爬虫缓缓地跟着两姐弟的步伐,不疾不徐,无声无息。

  

  

    “自己一个人在外面,一定要当心。跟同学相处,要懂得谦让,对老师要尊重。记得常写信,读书很辛苦,注意劳逸结合。缺钱了就给家里打电话。”

  

  

    “嗯,知道啦。”

  

  

    “姐姐明天还要去一趟汇丰银行,处理一下手中的业务。明天晚上,姐姐就飞回上海了,你功课忙,就不要来送了。”

  

  

    明台瞬间静了下来,他双手插进裤兜里,把头依靠在明镜的肩上。

  

  

    “怎么了?”

  

  

    “我舍不得姐姐。”

  

  

    一句话把明镜隐藏在心坎上的眼泪给引了出来,落在眼眶里,打了个转。明镜终究是明镜,她忍住了,让打了转的泪吞回肚里去。

  

  

    “你是男孩子,要学会凝重和稳健。现在战事吃紧,说不定什么时候战火就会蔓延到这里,要懂得保护好自己。”

  

  

    “战争,其实是世界上最残酷的罪恶!姐姐唯一的希望,就是让你远离战争,远离罪恶。”

  

  

    “答应姐姐,好好读书,好好生活。”

  

  

    明台抬起头来,眼睛里透着温暖的笑意。她想,算是答应了吧。

  

  

    “天不早了,姐姐也该走了。”

  

  

    明镜朝后面招了招手,司机立马将车开了过来。司机下车,从车里取出两大件包装好的袋子,里面全是明镜买给明台的东西。

  

  

    明镜坐上副驾驶的位置,司机开始发动汽车。明镜想了想,她缓缓摇下车窗玻璃,明台就站在她的眼前。

  

  

    “明台。”

  

  

    “嗯?”

  

  

    “过去的事情忘了吧。”

  

  

    “姐姐……”

  

  

    明台手中的包“齐刷刷”落了地,他猛然想起今天下午自己的梦境,恍然醒悟。

  

  

    夜色沉沉的街上,落下明台孤零零的背影,他的泪在风中飞。



评论

热度(78)

  1. 懒猫黑球一溪风月 转载了此文字
  2. clm猫猫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
  3. 一溪风月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
  4. 曲终人不散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
  5. 温柔的过去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6. 举世无双小蟒蛇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7. 『May』Be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8. 可可面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9. 非卖品%只管拖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