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猫黑球

【毒蛇】第二章 明家

喜欢,没想到能再找到这文,必须转载收藏

一溪风月:

举世无双小蟒蛇:



时光若缓.L.R.B.S:



第二章  明家

     

     

    上海的爵士西餐厅,人们高谈阔论,仿佛一个自由的财经沙龙。
   
     在其他人眼里,明楼具有典型的欧洲上流社会知识分子形象,是一个集哲学、经济、政治、文化为一体,同时兼具东方文化传统道德的人。

     

     

    而汪曼春眼里,在她的心里,明楼就是一个完人,不带一点瑕疵,没有刻意矫情,从不攀高附翼。

     

     

    明楼陪着汪曼春坐在沙发上,细长的眉目在金丝镜片的笼罩下,漾着色泽柔和的光彩。

     

     

    汪曼春痴痴地望着他,明楼的优雅举止,在她心里,活像一幅动人的油画。

     

     

    明楼放下酒杯,随后起身向洗手间走去,汪曼春下意识地朝座上的一个胖子使了个眼色,胖子立刻离席而去。

     

     

    

     

     

    明楼站在洗漱台前,余光看见一个胖子正上下打量着他,于是放慢了动作,伸手把金丝眼镜摘下来,对镜子弄着头发。

     

     

    “明先生,您好啊。”

     

     

    明楼应付地答理了一声。

     

     

    “明先生,您还记得我吧?”

     

     

    “你是?”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您是谁?您忘了,您在重庆的时候,可是个大人物啊。”

     

     

    明楼充耳不闻,只见那胖子伸手拿走了放在一边的金丝框眼镜,随手把玩着。

     

     

    “明先生,我记得,您的视力一向是很好的,您故意戴这一副眼镜,是为了伪装自己吧。您再伪装,也伪装不了您的真实面目,您其实是一个军人!”

     

     

    “放下,弄坏了,你赔不起。”

     

     

    “您说,您这副眼镜除了把您打扮成一个文化人,还能有什么功能?看您稀罕得像一个宝贝。”

     

     

    胖子嘴上这么说,却也真的把眼镜放了回去,明楼缓缓地从眼镜框上取下一枚镜片,胖子也低头来看。

     

     

    明楼一抬手,一个摆动,顺势就用那枚薄如利刃的镜片,划开胖子的喉管。

     

     

    “它还有一个功能,简单,实用。”

     

     

    胖子双目圆睁,很快就软软的倒在明楼的边上,明楼后退一步,不想被他脏了鞋子。

     

     

    就在尸体倒下后不到二十秒,洗手间的门被撞开,明诚冲了进来。

     

     

    “您没事吧,先生?”

     

     

    “我的镜片。”

     

     

    明诚赶紧接过沾血的镜片细细冲洗,擦干净才递给明楼。

     

     

    “大哥手生了,沾了这么多血。”

     

     

    “打扫一下,人家还要做生意。”

     

     

    “是,先生。”

     

     

    明楼一向见不得血,也一向不喜欢暴力,但他习惯了自己沾满血的双手,只剩下黑暗的双眼。

     

     

    

     

     

    明楼气定神闲地回到座位上,对汪曼春报以微笑。

     

     

    “怎么去了这么久?碰见熟人了吗?”

     

     

    明楼喝了一口酒,酒香在他的牙齿间散发出来。

     

     

    “我在洗手间碰到一条疯狗。”

     

     

    “然后呢?”

     

     

    “我给了他一个教训,叫他以后别再叫了。”

     

     

    看着明楼不经意的眼神,汪曼春有些慌了,她的身子微微前倾,还没有明显的动作。

     

     

    “坐着别动。”

     

     

    汪曼春一怔,却也没了接下去的动作,看向明楼,他笑里藏刀,让她忽然间不寒而栗,且自惭形秽。

     

     

    她实实在在佩服眼前这个男人,五年过去了,明楼那一双深瞳依然深似海洋,不可捉摸。

     

     

    “师哥,我…”

     

     

    “你要甄别,我不反对,至少你得派一个人来,你喊一条狗来,万一咬到我怎么办?”

     

     

     明楼举起酒杯抿了一口,看向有些慌张的汪曼春,轻轻叹了一口气,像一个父亲教育女儿一般的看着她。  

     

     

     “你是聪明女子,要学会识人用人,收放自如,你身边得有一群得力的帮手,而不是一群只会狂吠的狗。”

     

     

     “你要明白,你要进攻,你要开战,你得先学会维持双方的‘均势’,你才会有机会获取优势。”

     

     

    汪曼春眼眶忽然湿润,倒不是委屈,而是心怀畏惧,她欲开口讲话,明楼像是事先知道的一样,合拢了眼皮,把耳朵伸过去,肩头斜靠着她,一副恭听佳人教诲的乖乖样。

     

     

    “我错了,师哥…”

     

     

    明楼笑起来,整个身子瞬间坐正,有些头晕目眩,忙撑了一把扶手才又恢复了清明。

     

     

    远处的汪芙蕖看着他们十分温馨地低声笑语,不由得一阵内疚,遗憾顿生。

     

     

    “你们在说什么有趣的事情?”

     

     

    “曼春在向我认错呢。”

     

     

    “难得,实在难得,我们家曼春这匹小野马,从小到大也只有你明大少爷能够拉住缰绳。可惜啊,当年要不是你大姐反对,你们现在早就…”

     

     

    汪芙蕖话音未落,一声具有穿透性的清寒有力的声音果决地传来。

     

     

    “当年要不是我反对,汪家大小姐现在已经是明家大儿媳妇了,对吗?”

     

     

    就在明镜的声音传到明楼耳膜之际,明楼倏地站起,他很难得地笔直地站着,望向门口,大姐来了。

     

     

    汪芙蕖等人素来知道他明家规矩重,所以,整个西餐桌上顿时鸦雀无声。

     

     

    明镜穿着一件真丝缎面的粉底蓝湘绣旗袍,高领低摆,袍身紧窄修长,胸前绣有清寒淡雅的白玉兰花。

     

     

    十几年来明镜“做长行权”的代价,就是扶弟守业,独居未婚。她所负担的家族专制,早就将她的青春岁月熬干耗尽。

     

     

    “大姐。”

     

     

     明楼走到了明镜面前呐呐的喊了一声,那么多年不见,大姐依旧是龙凤之姿,风华不减。

     

     

    明镜没吭声,眼光很快扫过明楼,他长高了,比自己高出半个头,身体也越发结实了,只是看到那副不伦不类的眼镜,心里就忍不住来气。

     

     

    “大侄女,火气不要这么旺。毕竟时过境迁,大家还是一团和气的好。”

     

     

    “汪董事长,不,新任南京政府财政司汪副司长,我是专程过来跟您请安的。”

     

     

    “不敢当,不敢当。”

     

     

    “顺带告诉您一声,您不必三天两头叫人拿着企划书、合作书来敲我的门。您可别忘了,我父亲死的时候,留有家训,我明家三世不与您汪家结盟、结亲、结友邻。”

     

     

    明楼服服贴贴的站在明镜身后,他微微低眸看着大姐的鞋跟,心中暖暖的,回来那么久,现在才真的有了回家的感觉。

     

     

    “还有,您可以无视、无耻地回避从前的罪恶…”

     

     

    “大姐。”

     

     

    “不准打断我的话!”

     

     

     明镜冷着脸头也不回,明楼安静了下来,低着头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我们明家的人也可以回到缄默和隐忍的状态。但是,千万别再打我们明家人的主意。我明镜十七岁接管明家的生意,多少次死里求生、挣扎往复、冲锋陷阵活过来的!我什么都不怕!”

     

     

    明镜的声音有着很强的穿透力,她站的地方并不是餐厅的中央,但却很自然的让所有人以她为圆心,却又不敢靠近她分毫。

     

     

    “你们南京政府,随随便便就给我扣上一顶帽子,说我是红色资本家。好啊,想整垮我,吞掉明氏集团,你们拿证据出来,别像跳梁小丑一样,给我寄子弹!”

     

     

    该说的话说完了,明镜这才转过身看向恭顺的明楼,却显得很是生分,看来他是真的长大了,明镜想着。

     

     

    明楼站的离明镜不远不近,不是不想靠近,而是不敢靠近,自从父母死了之后,他就过分的保护自己,伪装自己,不敢靠近任何人。

     

     

    “你回上海多久了?”

     

     

    “一个多…”

     

     

     明楼还没说完,明镜扬手就是一记耳光,把他嘴里那个“月”字生生打回肚里。

     

     

    这一下打的很重,明楼只觉得耳边一阵轰鸣,眼前一瞬间有些发黑,眼睛闭了闭,掩饰着自己的不适。

     

     

    明诚也是一惊,几乎是反射性的往前走了几步,却在看到了明楼凛冽的眼神后,停下来脚步,却担忧的望着明楼瞬间白了的脸。

     

     

    “你凭什么打人?”

     

     

    汪曼春显然被明镜的举动气坏了,她实在是不能容忍明镜在自己面前,打自己所爱的人。

     

     

    “汪大小姐,我在管教自己的亲弟弟,碍着你汪大小姐什么事了?你是明家的什么人啊?”

     

     

    “您要管教弟弟,您回家去管教啊。您无非就是借着我师哥打我叔父的脸!今天是我汪家请客,不是您明家做东!”

     

     

    “说得好,汪大小姐!说得好!承教了。我是要回家去管教的,谢谢你的提醒。”

     

     

    汪曼春恨恨地想抽自己的嘴巴,自己一句话就把明楼送回了家,心疼的看着明楼收敛的目光。

     

     

    明镜转身看着明楼,明楼站着纹丝不动,竟有一丝落寞的味道,让她看着有些揪心。

     

     

    “你听见了?”

     

     

    “是。”

     

     

    “我告诉你,今天晚上,你要不回来。你明天早上就不用再姓‘明’了,你改姓‘汪’吧。”

     

     

    “明楼不敢。”

     

     

    “那就好。”

     

     

    “师哥,你不能回去。”

     

     

    “汪大小姐,我想给你一个忠告,过去的事情,你还是忘了的好。你只不过是我家明楼翻阅过的一本书而已。”

     

     

    “当然,也许他兴趣来了,会重新再翻一遍,但是,我向你保证,只要我明镜活着,你这本书永远不会落在他的床头!”

     

     

    “您话可别说绝了。天有不测风云,人有……”

     

     

    她话音未落,原本低眉顺耳的明楼突然抬起头,一声严喝,打断了汪曼春接下去的话。

     

     

     “汪曼春!”    

     

     

    “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我告诉你汪曼春,我明镜今天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以为你活得过明天吗?”

     

     

    明镜走向明楼与汪曼春的中间,低声笑着。

     

     

    “我弟弟是什么样的人,我最清楚!”

     

     

    “大侄女,你得饶人处且饶人,何必…”

     

     

    “汪叔父,这是您的侄女开口咒人,我对您汪家的家教实在不敢恭维。哦,我忘了,您侄女是幼承庭训,她自取其辱,都是拜您所赐。”

     

     

    她看了一眼自己搁在餐桌上的挎包,她准备走了。明楼一如往常的替明镜递上挎包,这是他们之间的默契。

     

     

    “对不起,打搅各位的雅兴了。”

     

     

    明镜环顾表示歉意后,昂然转身离去,临走时,将包间华丽装潢的门重重一摔,明诚也跟着送了出去。

     

     

    “诸位,刚才不好意思。家姐的脾气历来火暴,明楼回沪,因公务缠身,所以没有及时回家告禀家姐,所以才有今日风波。俗话说得好,谁家儿女无庭训?哪家长辈不行权呢?”

     

     

    座上渐有笑声,汪芙蕖也打起了圆场。

     

     

    “他姐姐脾气向来如此,实在难为我这个学生,克己复礼,处处隐忍。”

     

     

    明楼脸色依旧平静,只是心里很快乐,非常快乐,大姐亲自来找他回家,不管是为了什么,至少说明大姐一直默默关注着他的动向。

     

     

    明楼感觉自己幸福的要飞起来了,大姐还是大姐,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变过,手上的杯子轻轻举起,一饮而尽。

     

     

    远处的汪曼春只当明楼是在为回家的事发愁,又因为刚刚明镜的那些话,只觉得心里委屈到了极点,忍了忍眼泪,便暗暗发起狠来。



评论

热度(66)

  1. 懒猫黑球一溪风月 转载了此文字
    喜欢,没想到能再找到这文,必须转载收藏
  2. clm猫猫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
  3. 一溪风月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
  4. 曲终人不散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
  5. 温柔的过去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6. 举世无双小蟒蛇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7. 『May』Be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8. 可可面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9. 非卖品%只管拖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