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猫黑球

【毒蛇】第一章 毒蛇

一溪风月:

举世无双小蟒蛇:



时光若缓.L.R.B.S:



第一章  毒蛇

     

     

    上海1939年,金融系教授专家明楼返沪。

     

     

    西式洋餐厅里,一个戴宽边金丝眼镜,穿着欧式西服,文质彬彬的男人。

     

     

    对面是一位金发碧眼的少女,目光温柔似水,美丽的面容却有些忧伤。

     

     

    “明先生,听说您今天就要离开法国了,我们还会再见吗?”

     

     

    “也许有机会,等我退休后。”

     

     

    “明先生退休后愿意来巴黎定居吗?明先生喜欢什么样的家园呢?”

     

     

    “湖畔旁,树林边,一栋小楼。”

     

     

     两人侃侃而谈之际,门口走进一个瘦高的英俊男人,径直向他们的桌子走来,他绅士的向少女欠身,略带歉意的微笑。

     

     

    “先生,我们该走了。”

     

     

   被唤作先生的男人并不着急,缓缓拿起旁边的餐巾,轻轻一抖,一朵玫瑰就出现在那只白皙手上。

     

     

    他的目光随着那支玫瑰延伸出去,在看到那少女毫不掩饰的惊喜后,他笑容真诚又有些遗憾。

     

     

    “送给你,能与这样美丽的小姐交谈,能让我一整天都心情愉快。”

     

     

    

     

     

     汽车开的并不快,车后座的男人认真看着一叠文件,开车的人时而看向车后,确定没有被跟踪。

     

     

    “没想到,我人还没到上海,调查就已经开始了。”

     

     

    “大哥,他们是不是起疑了?”

     

     

    “那到还不至于,不过上海的情势和这里就不同了,从今天开始你的一切行动都必须经过我的同意,除非事关生死。”  

     

     

    “我知道了,大哥。”

     

     

    “明台的飞机应该起飞了吧…”

     

     

    

     

     

    飞机头等舱里坐着六七人,都很安静,除了一个扎着双马尾的女孩儿在过道上蹦蹦跳跳。

     

     

    一个俊朗的年轻人,头优雅的靠在椅背上,他穿着一套宝蓝的西装,身上的领带、领带夹、皮带、袖扣无一不是精品。

     

     

    他在飞机摇晃得时伸手扶住那孩子,给她变了一支玫瑰,在空姐询问得时候,坐直身子笑的温和,反正不管怎么看都是一位贵族少爷,高贵优雅,彬彬有礼。

     

     

    对面的中年人,余光时不时闪过他,虽无一语,对视之下,却似一见如故。

     

     

    “先生需要什么?”

     

     

    “您先来。”

     

     

    “红酒。”

     

     

    “好的,先生。”

     

     

    “我喝香槟。”

     

     

    “好的。”

     

     

   服务生动作麻利地给他倒了一杯,又打开餐车柜门,从里面拿出一瓶红酒,他手指略微颤抖。

     

     

    “先生们慢用,很快送餐点过来。”

     

     

    他的手紧紧握住餐车把手,刚要起步,便被一把拦住。    

     

     

    “你这酒里怎么会有玻璃碴啊?”

     

     

    中年人抬眼看看,不动声色。

     

     

    “先生在说笑话吧,哪里会有玻璃碴呢?”

     

     

    “那你当着本少爷的面喝了它。”

     

     

    中年人举着杯子,饶有兴致地看着。

     

     

    “好的,先生。”

     

     

    “不是我这杯,是他这杯。”

     

     

    服务生脸色陡变,瞬间抽出隐藏的短刀扑向中年人,而那小少爷迅捷抬手,刀子被打落,抬腿一脚,服务生被踢飞。

     

     

    舱内一片小骚动,很快就被两个穿中山装的男人清理干净。

     

     

    中年人起身坐到了他身边,而他坦然地喝着香槟,翻阅着书。

     

     

    “你看的是什么书?”

     

     

    “我以为您第一句话会问,你怎么知道酒里有毒?”

     

     

    “你救了我,想我怎么报答你?”

     

     

    “我大哥说,跟陌生人保持一定距离,可保一世平安。”

     

     

    “如果我说我是政府的人呢?”

     

     

    “我家里是做生意的。”

     

     

    “所以呢?”

     

     

    “所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你去香港做什么?”

     

     

    “读书。”

     

     

    “你身手不错,哪里学的?”

     

     

    “我在西洋剑术馆练过剑术和拳击。”

     

     

    “令尊是?”

     

     

    “家父明锐东英年早逝。”

     

     

    “明锐东?你大姐叫明镜,是明氏集团的董事长?”

     

     

    “是。”

     

     

    “你愿意为国家做点事吗?”

     

     

    “当然,我是中国人。”

     

     

    “那你跟我走吧。”

     

     

    “可我…还是学生。”

     

     

    中年人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目光却已不似刚刚那么柔和。

     

     

    

     

     

    “老师,他就是个小少爷,您确定他可以吗?”    

     

     

    “有一个人告诉我,明家风水好,种花是牡丹,种草是兰草,我想相信他。”

     

     

    

     

     

    上海沪西极司菲尔路北76号,西式大门前,下着绵绵小雨。

     

     

    汪曼春像一只活泼的小鸟,一路小跑地跑出大门,有人正在那里等着她。

     

     

    她风一样地扑过去,明楼顺势把她向怀中一抱,顺风旋转。

     

     

    汪曼春幸福得几乎眩晕,浪漫的氛围连路过的行人都忍不住回眸。

     

     

    但是,行人回眸的眼光里更多的是恐惧,汪曼春一身笔挺的竖领海军军服,这身衣服是集汉奸特权与国贼杀戮为一体的标准符号。

     

     

    “长高了。”

     

     

    明楼抚了抚她前额的刘海,他用最温柔的目光看着她,那一刻,他就像一个深陷爱情的少年。

     

     

    “刚才我在办公室接到你的电话,我还以为自己在做梦。”

     

     

    明楼愉快的看着她,他的内心却不似表面那么激动,因为他闻到了她身上的血腥味,他看到了她眼里隐藏的狠绝。

     

     

    “你什么时候回上海的?”

     

     

    “昨天刚到。”

     

     

    “还走吗?”

     

     

    “不走了,欧洲也是一片危局,形势混乱,经济崩溃,无处不是战火。我呢,也想好了,哪也不去了,从此倦鸟归林。”

     

     

    “回国有什么打算?”

     

     

    “你叔父叫我回来,跟他一起替新政府效力,到经济司、财政部去混个一官半职。我想呢,跟着老师做事,也能事半功倍。”

     

     

    明楼被汪曼春挽着手臂,他带着她慢慢的往前走,路边的树却不似当年的绿,反而染上一层灰蒙。

     

     

    “不过,你也知道我大姐的脾气,她向来不主张明家的子弟去搞政治,尽管她知道政治、经济不分家。”

     

     

    “是啊,像我们这种靠打打杀杀混饭吃的人,更加入不了你姐姐的法眼。”

     

     

    明楼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身后的车不远不近的跟着,他感觉胸口有些闷,便停了下来转身看向汪曼春。

     

     

    “你,还是一个人?”

     

     

    “是。”

     

     

    “我记得,去年你信上说,你交了一个很好的男朋友。”

     

     

    “是。”

     

     

    “又无疾而终了?”

     

     

    “那倒不是,我杀了他,想知道具体细节吗?”

     

     

    “不,不,点到为止,点到为止。”

     

     

    “明大教授总是能把话题提升到学术范畴的高度。我跟你在一起,就像是一名小学生,总被大教授牵着鼻子走。”

     

     

    “有自知之明是好事。那咱们就这样接着往前走,走一步算一步。”

     

     

    汪曼春侧头,明楼目光沉沉,已不似当年那般的感觉,却有着一种无法言喻的魅力让她移不开眼睛。

     

     

    “师哥,我们今天去哪里叙旧啊?”

     

     

    “你家。”

     

     

    “你在国外待了这么久,还这样守旧啊,咱能不能不去拜会家长啊?”

     

     

    “到家谢师,未能免俗,汪大小姐,请跟我上车。”

     

     

    黑色的汽车已经停到了他们身边,汪曼春嘟了嘟嘴,朝汽车走过去,明诚下来替她打开车门。

     

     

    “阿诚,多年不见,你怎么一点也没变。”

     

     

    “汪小姐。”

     

     

    “回头我要是问起师哥在法国的事情,你可不许保密哦。”

     

     

    “知无不言。”

     

     

    明诚说话依旧简洁有礼,让人感觉若即若离,汪曼春却早已习惯了,她得意的看向明楼,就见明楼嗔怪着。

     

     

    “吃里扒外。”

     

     

   

     

     

    深夜,一座小洋楼里,明楼端着红酒站在窗台上,目光望向漆黑的远方。

     

     

    “大哥,别站太久了,外面冷。”

     

     

    “阿诚,我们回来了。”  

     

     

     明诚凝视着他宽厚背影,无论在哪里,只要看到大哥,即便只是背影也能让人安心,可是,谁又能安他的心呢?

     

     

    “大哥早点睡吧,明天有的忙呢。”

     

     

    “为了能对付他们,我们需要越来越坚强。”

     

     

    “只要能对付他们。”

     

     

    “只要能取得胜利。”

     

     

    明楼又倒了一杯红酒给明诚,就如同他第一次告诉明诚自己的身份,第一次带他出任务,第一次有了共同的信仰。



评论

热度(90)

  1. 懒猫黑球一溪风月 转载了此文字
  2. clm猫猫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
  3. 一溪风月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
  4. 曲终人不散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
  5. 温柔的过去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6. 举世无双小蟒蛇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